关灯
护眼
    229焰谷(结局)

    南城门大败王成安之后,将士们更是不敢再对子姹小看,凌宵和李资经此一战也不敢再冒然出城,即便是要走,也非得留下来一个。如此一来,子姹心里也安定了些,这几日便就上街走了走。

    无意中遇见一名陌生人前来车辇前投贴,署名为“余姓故人”。子姹万分惊疑,随着投贴之人来到一处精致的宅院,等到主人出来相见,才发现这位故人竟是余莫愁。

    原来泷国自新皇登基之后,这几年也大力整顿了朝政,如今余莫愁已是监国长公主,与驸马一道精心辅佐幼皇理政。而驸马竟不是别人,而是当年逃往泷国的龙恪!如今二人大权在握,而国内又趋安定,加之大溏如今又战乱四起,龙恪便想趁机从龙煜手里夺回江山。

    余莫愁此来的目的就是想与子姹联手,子姹问她为何不与凌云联合,余莫愁说是念在当年她救过她一命的份上,替龙沂留得一方天下。至于凌云,相隔数年,她并不再留恋他。她以大溏半壁江山作为条件,诚恳请求子姹能同意。子姹断然拒绝。

    莫愁抱憾离去,子姹却从此埋下了心病,并开始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。泷国率大军攻打大溏,并且来势汹汹,龙煜收到战报,迅速召集兵力前往抵御,然发兵二十万,却只剩三万人大败而归。两国交战危急百姓,凌云营帐里三日后就派出吴毅前往救急,但是首战也已战败。

    泷国节节逼入,大溏江山数月内已失五百里。而子姹而对这一切表面仍然镇定自若,然而心里早已软化下来。她开始自责自己的意气用事,以使得敌国趁虚而入。

    凌云只身进宫见龙煜,二人于太极殿内着棋,在大敌当前之时,他们暂时抛开往日恩怨,仿佛又回到了当初携手共战龙恪的岁月。一局将半,龙煜收到前线兵败战报,盛怒之下,他将奏报尽掀在地。子姹突然而至,一番厉声控诉之后,她平静地将虎符交出。凌云龙煜同为愕然,子姹冷笑:“大敌当前,小女子也知匹夫有责。”并击掌为号,唤来了守候在外的凌宵。

    二人骤见凌宵出现,又惊又喜,无以言说。

    当夜,四人于宫中细谈了前方军情,有了凌宵出现,龙煜大为振奋,并亲赐了他为大将军王,率领全国兵马。凌云与子姹在御花园里敞开心扉剖白了心迹,子姹含泪应允,等到打败了泷国,收复了江山,便与他退隐焰谷。

    凌宵亲率八十万兵马上场抗战,前方将士一听大将军“死而复生”,顿时士气大振,再加上原来的二十来万兵马,顿时一举将泷国杀了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龙煜在朝中把守,凌云与子姹跟随大军去了战场,朝庭军势如破竹,仅以两个月时间就将敌军逼退到了边境,战了半月有余,再杀进了泷国境内三百里。龙恪由亲兵保护欲要潜逃,凌宵奋勇直追,终于一剑将其杀死在沙场上。等到凌云及子姹赶到时,原本已重伤昏迷在地的余莫愁却拾剑从背后刺穿了凌宵的胸膛……

    凌云子姹连夜带着凌宵赶往京城医治,龙煜亲率所有七品以上的官员列队在城门相迎。八位太医连夜为凌宵会诊,但终因伤势过重而无力回天,临死前,他含笑向子姹告白,并揭开了脸上的“伤疤”,原来他并没有被伤重毁容,之所以如此,是因为当初不愿让子姹再记起他。子姹号啕痛哭,揽住他的尸体亲吻他的脸颊。凌云在心伤落泪,并说:“假如来生还是兄弟,大哥定让你永生毫无遗憾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