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张林看了一眼面前的杯子,他也不傻,若是在王一鸣这里喝多了,岂不是任由他摆布,到时候汪乐没有救出来,还得把自己搭进去。

    张林不喝,想要带着汪乐迅速的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王一鸣的面色立马冷了,“不喝是吧!来人,给我灌。”

    张林只当对方想要用屋子里的乌合之众对他们动手,心中冷笑,就这些货色,上次被卫渊揍得屁滚尿流,这次还敢上来吗?

    就在这时,包厢的门被打开,十几个一米九的汉子从外面走进来,他们都穿着白色背心,露出吓人的肌肉,每一个都是大块头,看起来就非常不好惹。

    走到张林身边的时候,张林只觉得自己在他们面前像是一个小鸡仔。

    张林的面色白了白,下意识的退后的几步。

    王一鸣冷笑着看着这一幕,“你们不是能打吗?这是我今天给你们挑的对方,你们倒是打啊,我倒要看看,你们到底多能打。”

    说着,王一鸣吩咐这些大汉们,“我改主意了,先不喝酒了,把我准备的好东西拿出来,给这两人用上。”

    壮汉们露出桀桀怪笑声,小心的从怀中拿出一个注射器,卫渊瞳孔微缩,这时候拿出来的,能是什么好东西。

    卫渊甚至看到其中一个保镖手中拿着的注射器上还有一丝鲜红,这是人血染在了注射器上。

    卫渊闭了闭眼,再次睁开的时候眼神冷冽,贩毒的都该死,都该下十八层地狱。

    见卫渊的眼神终于变了,王一鸣哈哈大笑,他对卫渊充满了恨意,这还是学校里第一个敢如此挑衅他威严的人,“怎了,这就怕了,知道这是什么吗?那是艾滋病人用过的毒品,把那只注射给卫渊。”

    王一鸣,“你是真的惹怒了我,就连洪子扬我都没有带他来这里,你是第一个,这次的就由我给你买单了。”

    他倒要看看,这个老师眼中的学霸,程阮阮眼中的白月光,若是成为一个瘾君子,他们会是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想到将来卫渊跪在自己面前,求着他给他注射的时候,会是何等模样,到时候他一定要让程阮阮也看看这一幕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王一鸣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那一幕,“你们快点给他注射。”

    看着眼前这一幕,张林的脸色煞白,紧紧的拉着卫渊,想要往外跑,生死面前,他都顾不上汪乐了,“快跑。”

    张林拉着卫渊,向门外跑去,就在这时,十几个壮汉追的紧,张林的脑海中一片空白,没有多想,先一步推了卫渊一把,把他推到门口,“快点逃出去,再来救我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门嘭一声关上了,张林的面色煞白,有些绝望,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,“完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狞笑着一步一步走来的几个壮汉,张林小声的说,“对不起,对不起,卫渊哥,是我害了你。”

    在最危险的关头,张林的本能反应竟然是让他先出去,想到这里,卫渊的心中微暖,“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卫渊视线冰冷的落在这些人身上,卫渊从怀中拿出了两双手套,让张林戴上,张林虽然不解,但看卫渊戴了,他也没有犹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