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威廉回公司之后看到桌子上有个请柬,很新奇的封画,背景是漫天风沙的西部,最图中是一大一小两只藏羚羊,大的那只躺在地上,眼睛空洞洞的,另一只小的嘴巴正低下来,像是要给妈妈温暖的孩子。

    第一眼感觉画面色彩不太浓,但多看一眼就会发现直击人心。

    是那种无力的哀伤。

    他拿起来翻开看,里面抬头写着尊敬的威廉先生,下面简单而有诚意的两行字,邀请他参加著名画家rose的画展,主题是保护珍稀动物,为西部做贡献。

    电话铃声响起,他拿出来接起,听那边愉悦的声音传出:

    “威廉哥哥,我明天想去你那边看画展,你陪我去好不好?”

    他坐在沙发上,淡笑着问:

    “你收到请柬了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,不过菲菲给我弄了一张,说那个画家特别有个性,为了画画,可以常年住帐篷,哇想想就觉得伟大,我要去捐款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陪你。”

    他向来没办法拒绝安离琪,不过这两年好像又想开了一些,他觉得这么平平淡淡地守着也挺好的,至于珊瑚找了很久没有消息,大概注定是个没办法弥补的遗憾。

    那个女孩子在心里留下的感觉特别奇怪,两年来她的一颦一笑,说话做事的小心翼翼都还是不是出现。

    丝毫没有迷糊的迹象。

    威廉有时候会想,也许这个感觉,就是爱情。

    细水长流,丝丝缕缕,一直不退。

    他切断电话,打开笔记本电脑,开始处理工作。

    赚钱这件事在他看来,已经不是钱的问题,是解决问题的过程魅力。

    他希望自己不闲下来,工作可是让人暂时不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所以睡觉时,他会用力想工作,想各种赚钱项目,最后想累了,就能睡着。

    这算是两年来,让他欣慰的最大进步。

    晚餐是莫东明带回来的,他一进门就习惯性说起公事,说完之后恰巧两个人吃完饭,然后他就最后抛出问题:

    “老板,我觉得这次西部保护系统这个主题特别好,不过其他高层都说投资大收益慢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先给我个计划,资金的事不用太在意,琪琪那边也有意向做,可以的话我们一起做个方案,公益性的项目,收益不要利润都可行。”

    看他已经了解过,莫东明索性把之前收到的资料给他发到了邮箱里,这是一家不大的工作室主办,不过从每幅画下面的介绍来看,他们应该都真正接触过可可西里的那片荒凉土地。

    这个系列的策划人以及负责人叫小晴,画家署名是rose。

    最后附件里有一张美女的油画照片,是女人身穿牛仔,戴着头盔,骑在摩托车上,一只脚支着地的形象。

    女人英姿飒爽的味道一眼通过画面传出,可以看出画画人的功底。

    下面写着落款:

    好友小晴。

    rose画。

    威廉抬眼,问:

    “没有那个rose的照片?

    “没有,”莫东明摇头,几秒后解释,“一般这种艺术家都特别有个性,甚至有些人性格孤僻,不愿意出镜,这个宣传做得这么大,但是画家愣是神秘感十足,说明应该是个大肚子,不修边幅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“你连性别都搞不清楚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当时送资料过来的时候,就一小姑娘,没来得及问,您要是感兴趣我让人把画家叫来,不过我觉得八成是个死肥宅,应该是个男人,您看这画风,太狂了,油画一般是男人。”

    威廉无所谓地摇头:

    “不必麻烦,有机会应该能见到——你是不是有什么误解?画家是男是女有什么关系,又不是找对象。”

    莫东明摸摸鼻子,又叹气:

    “老板单身,我就有责任,算卦的说我老板不结婚我姻缘就成不了,您说有没有关系?!”

    威廉重重地叹气,笑着起身上楼,甩下一句:

    “你做好一直单身的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哎老板……”

    莫东明无奈地瘫在沙发上,这么久了,他也算看明白了,老板这个人太长情,本以为跟珊瑚会有结果,谁也想不到珊瑚会突然失踪,当时老板沉默了一个月,好在安离琪小姐一直照顾,他才慢慢缓过来。

    到现在有两年的时间了,老板还是抵触去交往女性,安离琪小姐帮忙介绍了多少知性美女,他一概回绝。

    后来安离琪生气,老板才又去哄,说万一珊瑚回来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会回来,一个女人能有多长时间可以蹉跎浪费,如果回来的话,当初就不会走的这么干脆。

    一声叹息之后,他又看向那幅画,突然觉得那画下面的字有些眼熟……

    秀气,利落。

    像,像珊瑚写的。

    他当时负责珊瑚所有的签约合同,最熟悉她的签名。

    难道这个rose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赶紧拿出手机打电话,那边很快接通,然而得到的回复是,公司已经下班,而他们只是主办单位,有约定不能工作时间之外联系工作室。

    还这么神秘!

    莫东明掩饰住心里的激动,继续打电话给助理,安排明天所有的事宜,态度决然:

    “给我把明天所有的时间空出来,我跟老板有重要的事要办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之后,他双手合十,虔诚地祈祷:

    “人一定要对啊,不然也保佑是个看对眼的女孩子啊!”

    第二天,威廉也很差异莫东明能休息,还嫌弃地说:

    “我去接琪琪,你跟着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他倒是很识相,转转手里的车钥匙,说:

    “老板放心,我绝对不讨您烦,工作我已经全部安排好了,绝对不会耽误什么,今天也算是想让自己陶冶一下情操,好歹去见见画家宅男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他现在跟老板之间完全是超越上下级的朋友关系,威廉对他放心,他也是不遗余力。

    不过像今天这样,主动给自己放假,还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威廉看着他车子离开,摇摇头,想着昨晚看到的签名,又觉得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珊瑚说过,她的手筋断过,根本不能再画画。

    而那幅画上的线条细腻,细微之处都做的好,不会是珊瑚的。

    他叹着气上车,一边打电话一边把车子开出别墅:

    “琪琪,你几点到?”

    “威廉哥哥我正要给你打电话,这个顺义桥不通了,你要过来接我太绕,我们在画展门口集合吧,我打车过去。”

    威廉看看时间,也没固执,随口说:

    “那半小时之后我给你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顺义桥不通确实要绕一小时的车程,如果赶上堵车的话,就没办法预估时间,所以到画展门口会和很明智。”

    他到了路口打转向,突然后面一辆车冲出来,紧紧擦着他车子的侧视镜开过去,他皱眉,看着那车子来气,一脚油门就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那辆车开始似乎没有察觉,后来发现他在后面追,索性一直加速,车子性能不错,居然能跟他跑个半斤八两。

    威廉也觉得无聊,最好玩的是,他发现这车子走的路线跟他导航上的路线完全吻合。

    那不追都有些可惜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