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乔麦呆呆地问。

    宣雨眼泪往下掉,哭着讲:“我、我怀孕了。”

    乔麦倒抽了口气,她急忙问:“你交男朋友了?你什么时候交的男朋友,我怎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宣雨不停地摇头。

    乔麦脸一下白了,她张了张嘴:“你没交男朋友,你,让人欺负了,谁啊!”她愤怒!么的,这年头这种欺负女人的贱男人怎么就是死不绝呢!

    宣雨还是摇头,哭着讲:“我没让人欺负,是我,我欺负了别人。”

    乔麦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欺负谁了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宣雨还在哭。

    乔麦已经石化五分钟了,宣雨睡了陆英齐?这也太他么的狗血了吧!

    宣雨不敢回家,更不敢把自己怀孕的事告诉家里人,她就睡在乔麦这里了。

    乔麦打电话给陆英闻,要他晚上早点回来。

    晚上7点,陆英闻下班回到家,宣雨在楼上客房里睡觉,也不知道睡着没有,乔麦拉陆英闻躲到浴室里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哥不是有无精症不能生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啊,怎么了?”

    陆英闻问,乔麦手捂着额头,她头晕,那宣雨的孩子就不是陆英齐的,那说明宣雨喝断片还和别人男人发生了关系?她自己记不清了?

    她当时就是怀疑这一点,才没敢跟宣雨说。

    “宣雨怀孕了。”

    乔麦皱紧眉头说。

    她把事儿说给他听。

    陆英闻听了以后也呆了好一会儿,宣雨和他哥?

    “我去问问我哥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陆英闻开车去了陆英齐那里。

    陆英齐早就从陆家搬出去了,他现在一个人住,住在金京别墅,墙上摆着柴乐然和孩子的b超彩照,花瓶里一束鲜艳的百合花,他正坐和客厅里看法语版的小说。

    “有事?”

    看着书,陆英齐眼都没抬,他眼神不耐,明显的心情不好。

    陆英闻自己坐下来:“……你和宣雨上过床了?”

    陆英齐手指撕拉扯坏了书页,他冷冷抬头:“你怎么知道的?她说的?”

    “宣雨怀孕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!”

    陆英齐手指用力按着书,陆英闻留意到他的表情,他心里顿时有几分数了,他问:“你不是说你有无精症,没法生育吗?”

    陆英齐啪地阖上书扔到一旁,他忽然发火:“难道我要说我能生跟文温温繁衍后代!?”

    陆英闻这下彻底明白过来,他是不想跟文温温生孩子,故意说自己不能生育。

    “你能生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陆英齐抬头看着墙上柴乐然的照片,他心上一痛,他转眼换了冰冷的表情:“你去告诉宣雨,让她把孩子打掉!”

    “你打算怎么跟宣家交待?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跟宣家交待?我又没有让她怀?宣家不满意,就让他们去告我□□!”陆英齐不耐烦。

    “宣家还不知道这件事,是宣雨自己崩溃了。”

    “受不了就让她去死。”陆英齐半分同情都没有,“喝醉了就乱上别人的车,强迫别人,她还不如去死呢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盯着他面无表情地说:“男人真醉死了是没法办事的,你也有责任,别只推在宣雨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他不说话,陆英闻拿起一个桔子剥了皮,他撕了一瓣一副看热闹的语气:“怎么,心虚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是喝醉了,我把她当成乐然了。”男人真醉得不醒人事,当然不可能硬得起来,他当时喝醉了,看不清人。

    “她自认倒霉吧,我没让她上我的车。”陆英齐一脸冷漠的表情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“你哥这这态度啊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回到家,乔麦追着他问了陆英齐的意思,她气得咬牙:“什么玩意啊!”当初真不该救他,应该让他跟柴乐然一起去!

    “那不然还能怎么办,娶宣雨?他心里只有柴乐然,就算娶了宣雨宣雨也不会幸福。”

    “渣就是渣,别找借口,你是不是也想向他看齐啊,赶紧的,踹了我吧!”乔麦一肚子气。

    陆英闻蔑她一眼:“他是他,他从小就不是人,我跟他怎么能一样。”

    你可太谦虚了,我觉着你比他还渣,起码你大哥深情啊,为了柴乐然,十年后照样自杀,你呢?乔麦在心里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在楼下徘徊了一会儿,乔麦上楼去找宣雨,宣雨也没真睡,她怎么可能睡得着,她就趴在床上,脸惨白惨白的,眼睛都哭肿了。

    “宣雨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乔麦坐下问她。

    宣雨在床上摇头,眼泪又吧嗒吧嗒往下掉。

    乔麦摸摸她的头发,柔声说:“这个孩子,你是要生,还是不生啊?”

    宣雨还是摇头。

    她根本都不知道要怎么办。

    这种事乔麦没法给她意见,她只能实话实说:“陆英闻去找了陆英齐,陆英齐不肯负责,他要你把孩子打掉。”

    宣雨哇地一声哭了,两手紧紧抓着被子!她这一天压根没想过要陆英齐负什么责,但是亲耳听到陆英齐不肯负责,她还是难受崩溃!

    第二天下午,乔麦开车把宣雨送回去,她自己说要回去,跟她爸妈商量一下。

    回到家,宣雨战战兢兢。

    晚上,宣家人都回来了,宣雨父亲宣建平抖开报纸,看宣雨脸色不对随口问:“小雨,你不舒服?脸色怎么那么难看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病了?”

    宣太太朱珍玲急忙问。

    宣雨胡乱摇摇头,她手在膝上用力绞着,手关节都泛白的了,宣宇看过来:“到底出什么事了,赶紧说!”

    他声音大一点,宣雨就吓得打了个哆嗦!

    “爸,妈,我、我怀孕了……”

    宣雨声音细弱,说完整个人蜷缩着,一下哭了!

    宣建平手里的报纸掉落在地上,他脸色煞白:“你说什么!?”

    全家人都震惊了,一齐看向宣雨,宣雨哭着讲:“我怀孕了!”

    宣宇脸色变了:“谁的!?”

    宣雨拼命摇头,她不敢抬头,小声讲:“我、我不知道,我喝醉了,我什么都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!?”

    宣建平先前只是震惊,现在整个眼前一黑,险些昏过去!“什么叫你不知道!你跟谁上过床你不知道吗?”宣建平愤怒咆哮!

    宣雨吓得大哭!她拼命朝沙发里头缩去:“我不知道,我喝醉了,就是陆爷爷八十大寿的那天我喝醉了,我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被人欺负了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宣太太朱珍玲一口气提不上来,直接昏了过去!宣宇急忙喊保姆拿药,强喂了朱珍玲吃下,朱珍玲幽幽醒转过来,一下嚎出来!

    “什么都别说了,你也别哭了,这事谁都不准对外说,老婆,你赶紧预约,带她去把肚子里的孩子打掉!”

    宣建平拍着大腿,也红了眼睛,他恨得要命!本来宣雨因为私照被曝光就名声不好,门当户对的人家都不肯娶她,现在又弄这么一出,以后还怎么嫁到好人家!

    朱珍玲哭着点头。

    宣宇忽然冲过来,甩手搧了宣雨一耳光子,宣雨尖叫一声,被打翻在地!

    “你连跟谁上床都不知道!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唯一值钱的就是你那层处,女膜!现在好了,连膜都没有了,还有打胎史,哪个名门家会要你!我本来说好了把你介绍给高家老二高刚威!这下怎么介绍!丢人呐!”

    宣宇气急败坏,气得搧自己的脸!

    “不用介绍,我又不喜欢他!”高刚威她见过,又矮又胖,整天抽烟还玩女人,她一点都不喜欢!宣雨哭着喊。

    宣宇气得指着她骂:“你现在有什么资格挑!现在外头都拿你当破鞋!你还挑!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朱珍玲冲过去搂住宣雨,她终于憋不住了,对着宣宇怒骂:“要不是何娜小雨会被人说闲话吗?我好好的女儿清清白白的,让那种贱人给欺负败坏了,你呢!你眼里只有钱,你别说为你妹妹出气了,你还捧何娜拍戏让小雨给她抬伽!你还有脸骂!”

    “妈!”

    宣雨紧紧抱着朱珍玲委屈地大哭!

    宣宇脸上一阵青一阵白,他没脸反驳,就撒气不耐烦地挥手辩解:“我还不都是为了宣家!”

    宣宇心里实在气得不轻,一扭头夺门而出,出门找地方喝酒泄郁去了!

    朱珍玲搂着宣雨上楼,坐在床上不停地哄她。

    “不怕,妈妈带你去把孩子拿掉,再给你找个好人家,其实高家的高刚威挺喜欢你的,嫁进高家你以后也就不用愁了。”朱珍玲不停地流泪。

    宣雨嘴唇发抖,她心忽然凉透了,她仰头看朱珍玲,她就问:“妈妈,是不是,真的没有人肯要我了?”

    朱珍铃哭了。

    宣雨全明白了,有头有脸的人家,怎么肯会要她一样流出过私照的人。剩下的,她只能找家世不如她的,可是那些人都是图她的家世,根本不是真心爱她的。她都28岁了,她的闺蜜早都结婚生孩子了,只有她一直没有人肯娶她。

    宣雨手轻轻按着肚子,她抽泣着,心里隐隐的绝望,绝望中忽然发狠,从心中萌发出一种荒唐的念头来。

    第二天傍晚,乔麦从外头看电影回来,她开车到家门口,就看到门口蹲着一个人,她下了车凑过去看——

    “宣雨,你蹲这干什么?”

    她吃了一惊急忙问,宣雨就蹲在她家门口,抱着自己,她抬头,脸惨白的,她讲:“麦麦,我,我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赶紧先进屋。”

    乔麦开门搂着她进屋,她赶紧给宣雨泡了一杯热茶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打电话给我,就蹲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宣雨手握着茶杯,她一直沉默,好半天才弱弱地讲:“我,我来找你,我想,把孩子生下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确定?你可以仔细想清楚啊,这不是小事,孩子生出来你是要养的,孩子不是玩具。”

    宣雨点点头,她抽了下鼻子,委屈地说:“我的私照流出去了,没有人肯娶我,我、我不结婚了,我生了孩子,我自己过。”

    乔麦看她这样,说不出的心疼,忍不住摸摸她的头发。

    宣雨眼珠子吧嗒往下掉,滴在茶杯了,“我爸我哥,非要我嫁给高家的高刚威,我知道他,他长得特别丑,还好色,他不是好人,我宁愿不结婚也不要跟那种人结婚。”

    乔麦上前搂住她:“我支持你不跟高刚威结婚,但是生孩子这事你还是要仔细再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刚过了两天,宣雨怀孕的事忽然不胫而走!传得到处都是,也不知道谁传的,外面都在传,宣雨在外头和人胡搞,搞出了孩子,连孩子爸是谁都不知道!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晚上,何娜打开房门,她脸上露出笑,宣宇一进门就狠狠搧了她一耳光!

    “是不是你把宣雨怀孕的事宣扬出去的!”宣宇薅着何娜推到地上,愤怒地骂!这事他就喝醉了找何娜,在床上跟她讲过,没别人知道了!

    何娜手捂着脸,她红着眼说:“宇哥,怎么可能是我呢?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还会有谁!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啊!”

    何娜坐在地上哭,“宣雨那性子你还不了解吗?她指不定喝醉酒了和多少人说过,我以前是恨她,可是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,现在我跟你们宣家是一条线上的,我干嘛还跟她过不去?”

    宣宇气得捋头发,眼前一阵发晕!完了,宣雨跟人乱搞怀孕的事传出去,高刚威更不可能娶宣雨了!

    何娜爬起来,她扭着腰上前挽着宣宇,娇滴滴地撒娇哄他,去给男人倒茶。一扭头,她咬着牙,眼中闪着恶毒的光。

    就是她传的,她就是要宣雨名声扫地,这辈子都嫁不进豪门!将来和她一样,甚至还不如她!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宣雨没想到陆英齐会打电话给她。

    司机到乔麦家里,把她接走了。

    今天太阳正好,陆英齐在花房里摆弄花,宣雨一看到他就紧张。实际上,她从小就怕陆英齐,因为陆英齐从小就对她很凶。

    “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站在花房里,宣雨嗫嚅地唤人。

    陆英齐坐在藤椅上,目光淡淡扫向她:“你什么时候去把孩子打掉?”

    他果然是为了这事叫她来的,宣雨鼻子一酸,她用手挡在肚子前,小声讲:“我想生下来了,我自己养。”

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陆英齐满脸讥诮,像是听到一个大笑话。

    宣雨一下哭了,抽抽嗒嗒:“我能养好孩子的,我以后也不会结婚了。”

    陆英齐冷冷一笑,露出一点不耐烦:“那你就养吧,我看你跟孩子谁先被养死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陆英齐说,抬手漫不经心地开始泡茶。

    宣雨也没说会,就走了,出门她就哭了,眼泪洒了一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阳光从玻璃外透进来,暖洋洋,陆英齐靠在藤椅上,他手上拿着一张b超照片,一直看,一直看。

    这是十一年前,他的孩子的b超照。

    他轻轻抚摸着,一寸一寸。

    孩子,那么鲜活的生命,多无辜……

    他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,打电话给王立:“把她再送回来。”

    宣雨坐在车里哭,车子行到半路,穿西装的司机忽然掉转车头,又把她送回了陆英齐那里。

    还是那间花房,百合花静静地开着,圣洁优美。

    陆英齐坐在藤椅上仰头,他双手合十,顿了顿问:“你心里是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宣雨坐在竹椅上,茫然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陆英齐:“……你真的要生下孩子?”

    宣雨先是点点头,然后又犹豫着摇摇头,然后又点点头,再摇头。

    陆英齐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暗暗深呼吸:“如果你生下孩子将来又想结婚了,怎么办?”

    宣雨瞪大眼睛,然后用力摇头:“我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陆英齐盯着她:“……那你这几天都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宣雨摇头:“不知道……”什么都没想。

    陆英齐:“……”

    顿了有十秒,他漫不经心地问:“你姓什么?”

    宣雨惯性地摇摇头,然后反应过来,她急忙抢答:“我姓宣啊!”她终于答上了一个,宣雨眼神带着点得意骄傲,挺直了腰背,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陆英齐盯着眼前的人看,宣雨有点不好意思,朝他露出一个傻笑。陆英齐忽然靠回椅子上,他环住双臂,一连做了三个深呼吸。

    “你要不要跟我结婚?”

    他长话短说,不再含蓄了,简直就是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宣雨呆了呆,她眼圈一下红了,她抠着手指小声问:“我没穿衣服的私照流出去了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陆英齐淡淡说。

    宣雨垂下头,她心跳得厉害,她其实,其实很害怕一个人生孩子,一个人带孩子,要是他肯娶她的话,那就太好了,她就不用一个人撑着了。

    可是——

    宣雨紧张地偷看陆英齐,他跟陆英闻长得很像,都是大帅哥,个子高挑,他比陆英闻更文秀一点,反正都很帅。

    宣雨心动了,她讲:“哥哥,你是不是没看过我的那些不雅照,要不你看看再考虑一下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