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12月25号圣诞节。

    lb集团在市华文体育馆办了一场低调又奢华的年会,不仅公司有名气的艺人会盛妆出席,还来了不少业内的大佬。

    lb传媒是国内最大的影视公司,来捧场的明星很多,华文华育馆简直是星光璀璨,大牌云集,像颁奖典礼走红毯似的。

    其实就是一个商业晚宴。

    这些明星也就是来攀关系,认识业内大佬,拉资源的。

    乔麦穿着一身某宝买的寒酸的廉价的礼服,昂首挺胸地无视门口保安递了邀请函走进去。在一片名牌高订中,她寒酸的分外显眼。

    “陆总。”

    看到陆英闻,乔麦急忙风情万种地一笑,脚步轻盈地上前打招呼。陆总穿的西装,186的个子,真是优雅清贵,宛如书里走出的贵公子一样。

    陆英闻手上端着香槟,回头看到她,没有吱声。

    知道了,我给公司丢人了,我这不是穷么。

    乔麦笑容不变,打了招呼就要走,免得碍老板的眼,陆英闻忽然说:“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乔麦跟在他身后朝楼上去,楼上许多都是私人休息室。

    乔麦越走心跳得越快,她心里打鼓,陆总这不会是喝酒了兽性大发,又被她的美迷住,想找个房间强她吧!

    陆英闻在楼上最里头有一间私人的休息室,他推门进去。

    乔麦站在门口:“……陆总,我大姨妈来了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将她拽进屋,关上了门,乔麦心咯噔一下,瞬间怂的贴墙摆出李小龙的经典姿势,嘴里叫:“陆总我我我真的不方便,你要是很饥渴我去给你叫你的一群前女友,我看到杨璐雪来了!”

    叫完乔麦脸就涨红了,靠,她想搧自己,太沉不住气了,一怂就暴露真心话了,她明明想跟陆总暧昧抱大腿的。

    陆英闻面无表情地看她,乔麦眼里全是泪光,太丢人了:“……陆总,我是良家妇女,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陆英闻:“……”

    陆英闻打电话给助理:“拿一条ek的礼服过来,游凤林带的人,乔麦,问游凤林要尺寸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去,他想潜我,还要我穿着名贵的礼服让她潜!

    太变态了,乔麦手朝后摸,她想摸门把逃走。

    陆英闻:“游凤林要你来,为什么不给你准备礼服?让你穿成这样就来了?”

    乔麦:“……我穿成这样是有原因的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看她,薄唇轻启:“讲。”

    乔麦忽然眼泪夺眶而去,贴着墙滑坐在地上,哭着讲:“因为没人肯借礼服给我,贵的我又买不起,我是新人,就拍过一个广告,游凤林就给了我2万块,拍综艺的钱现在还没给我,陆总,我、我委屈~”

    乔麦故意不擦眼泪,握着一双拳头坐在地上,泪珠子珍珠似的从漂亮的眼睛里滚出来,流成漂亮动人的一条直线,泪珠呈水滴型,睫毛轻颤。

    她对镜子练习过无数次,她这种哭法最可怜动人。

    “陆总,宣雨以为我勾引你,一直在排挤我,我冤枉,我怎么可能做那种事?我不是那种人,我要是那种人我早火了,陆总,你跟宣雨澄清一下好不好?我太冤枉了,我真的没有对您有任何的非分之想。”

    乔麦缓缓抬起头,小声抽泣,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陆英闻垂头看她:“……演技比上次好。”

    乔麦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脸天真装无知,撇着嘴看他,弱小可怜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转身走到沙发旁边,曲腿靠着,他环住双臂,那双让人看不透的眼睛,越发深不见底。

    “《始祖》这部剧,已经敲定了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乔麦露出呆相,心倏地狂跳:“可是,不是说是宣雨,她都去拍了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:“这是一部s+的戏,公司年度大制作,这是工作,公司定了是你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忽然让乔麦生出了强烈的好感。

    这是工作,公司定了是你就是你。

    这句话太霸气了,老板虽然私生活混乱,但对待工作还是认真负责的。

    “陆总,谢谢……”

    乔麦这回的眼泪是真的。

    陆英闻的助理很快送了衣服,带了团队过来,陆英闻交待:“给她换礼服,做造型。”

    乔麦感动的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老板太有爱心了,知道她穷,还送礼服给她!

    陆英闻:“以后穿成这样,不要出门,有损公司的形象。”

    乔麦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一定要好好报答陆总,当陆总贴心的小棉袄,看来她这些天的巴结是有成果的。陆总今天跟她说了好多话,像个长辈一样。

    太有爱了。

    化妆的时候,乔麦在心里鼓励自己,越发地坚定了要跟陆英闻搞好关系的决心。

    换了ek的晚礼服。

    乔麦看镜子里的自己,她自己都呆住了,她好像浑身散发星光一样。礼服是绸的,贴身的,正好秀出她曼妙的身材,胸前是v领,略微露出小截胸线。

    “乔麦,你真是太美了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的助理夸她。

    乔麦脸有点红,抿嘴一笑。

    乔麦从楼上下来,果然惊艳全场,她心里紧张,面上却镇定,脸上一直带笑。她在人群中寻找陆英闻的身影,看到陆英闻拉着一个漂亮的女性从另一边楼梯上楼去。

    我去,机会来了!

    乔麦激动了,她捏着小手包赶紧折回楼上,顺着走廊朝对面走,小心跟在陆英闻的后头。陆总肯定要跟人xxoo了,乔麦早就计划好了,在这种场合男人往往会性致大发把持不住,尤其是喝了酒。

    娱乐圈的好多私人宴会最后都是y乱乱炖。

    乔麦早都准备好了,陆总这种人做事肯定不会自己带套的,那些上赶子巴结她的女星们都想着母凭子贵,更不会带套。这时候,陆总箭在弦上急着要套,她正好送上套,不是很贴心?

    陆英闻带人进屋了,乔麦站在门口等,她忍不住贴门偷听,这隔音效果也太好了,什么都听不到!可惜,不能及时接收到第一手战况了。

    乔麦扼腕,她不敢敲门,只好站在门口等,打算来个瓮中捉陆总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门忽然开了,陆英闻果然出来了,乔麦二话不说赶紧送上一个套套,还是带颗粒的。她研究过陆总,感觉他应该是个斯文败类,外表清贵,床上狂野。

    陆英闻看到她手里拿着什么,瞳孔一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