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6月底,乔麦签了《高家大院》的女主角,这剧一堆老戏骨作配,乔麦生怕自己丢脸,提早就认真地做了功课。

    签完合同,她飞到h省深山里去拍戏了。

    她走的时候,陆英闻亲自送她到机场,在机场,他抱了她很久。

    “对你就一个要求,每天必须至少给我打一通电话,不准你花痴剧组男演员。”陆英闻在她耳边低低地说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陆总。”

    乔麦搂着他,满脸不舍,内心:么的抱完了没,抱完了赶紧滚蛋,别耽误我去浪!

    上了飞机,乔麦坐的头等舱,她坐下来,猛地一握拳,激动的在心里尖叫!她终于自由了!

    《高家大院》是一部跨越五十年代到九十年代的长篇年代戏,戏很苦,主角必须得糙,那个年代穷苦人家哪有光鲜靓丽的。

    进组第一天,住在酒店里,乔麦跟陆总日常每日一通电话:“喂,陆总,你吃了吗?今天过的好吗,我挺好的,要好好吃饭啊——”

    “乔麦……”

    陆英闻倚在床上,他手指按着书,声音一沉:“给我好好说话,你敷衍谁呢?发视频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发行吗?陆总,我最近挺糙的,怕影响你的食欲。”乔麦淡定地说,故意的,她就是不想看到他那张脸,倒胃,容易做噩梦。

    陆英闻直接挂了电话,发了微信视频过来。

    乔麦只好接了,陆英闻看着视频里人,乌发红唇,漂亮可人,他面无表情:“糙在哪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刚化了一个妆,我是一个对自己高标准严要求的人,糙了一个细胞我也是不能忍的,尤其是在心爱人的面前,难免会有些不自信。”乔麦睁着眼睛扯淡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心爱人的面前这句,陆英闻嘴角忍不住上扬,脸色恢复正常:“这部戏是很苦,不过你拍戏一向认真,对你来说肯定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他在夸她哎。

    乔麦顿时脸红,有些飘飘然了:“谢谢陆总的夸张,不,夸奖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笑:“这戏有很多老戏骨,他们有实力也有性格,脾气都有点大,说你你就听着,好好向人家学习,别跟他们顶撞。”

    乔麦讲:“你放心,我保证会乖得像三孙子一样,我就是这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:“……你是女主,影后,地位摆在那,该有的气势也要有,别给我丢人。”

    乔麦讲:“行了知道了,你说了一堆,不就俩字,圆滑是吧。”叨叨叨扯这么多。

    “我挂了。”

    乔麦就要挂电话,陆英闻喊住她:“晚上会做梦吗?”

    乔麦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怎么知道?她讲:“大概吧,我最近压力大,梦挺多的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嗯了一声,状似漫不经心地翻过一页书,片刻后讲:“记得梦到我。”

    乔麦:“……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她呕一声捂住嘴,差点吐出来,靠,这小娇夫好恶心,学人说情话,可瘆死她了!

    这戏是真苦。

    成天面朝黄土背朝天,穿着破衫烂衣,挽着古早的发髻,操着乡土的口音。为了这口音,乔麦每晚苦练,找小张练,找,陆总练。

    “鹰问啊,你咋滴又不说话了捏,俺跟你讲,你家那个小mei都倒了了,你说这可怎弄啊。”【英闻啊,你怎么又不说话了呢,我跟你讲,你家那个小麦都倒了了,你说这怎么办啊?】

    陆英闻在那头听到,他没憋住扑哧一下喷笑!

    乔麦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在那头狂笑……

    有什么好笑的,白痴,乔麦在心里翻白眼,她不耐烦了:“你一点语言艺术都没有,我这是跟当地老乡学的,人家都说我说的跟本地人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嗯,像,等你回来了,千万别带这口音,影响我的肾功能。”陆英闻强忍着笑讲。

    乔麦眼睛一亮语气掩不住的惊喜:“真的!我这样说你就举不起来了?”那可太好了!

    陆英闻听出她的欢喜,他声音一沉:“把你嘴堵上就什么都不影响了。”

    乔麦:……白高兴了。

    “我挂电话了,跟你浪费时间。”

    乔麦不高兴了,陆英闻喊住她,声音轻淡:“再叫一声英闻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干嘛?”

    陆英闻翻过一页书:“快叫。”

    乔麦朝天翻了个白眼,这小娇夫的喜好是越来越古怪了,“英闻。”她叫了。

    陆英闻抬起头对着手机视频,抿嘴一笑:“以后在床上都这么叫。”

    乔麦:“……陆总,你的兴奋点好奇怪啊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曲起一条长腿:“喜欢在床上吃奶的人没资格嘲笑别人。”

    乔麦:“……”

    靠!

    乔麦面红耳赤!

    “你不喜欢吃?喜欢吃奶也比你喜欢被咬高贵圣洁得多!”她不服气地反唇相讥!

    陆英闻抬眸:“……别说了,再说我脱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乔麦心里一阵痛心:“……你堕落了。”从前他只在床上比较野,整体还算是斯文败类,现在他怎么堕落的这么快。

    陆英闻淡定地说:“嗯,想你想的,心理变态了。”

    乔麦:……我才离开几天啊。

    第二天,小张来喊乔麦起床,坐上车去剧组,乔麦在车里给小张交待任务。

    “张,把消息传出去,陆总最近比较饥渴,想女人了,让公司大小艺人,凡是有想法的,赶紧果断出击!”陆总这浪劲,一旦体验到不一样的女人的美好,那肯定就跟脱缰的野马似的!她的自由,指日可待!乔麦自信满满。

    小张苦了脸:“姐,你还不死心啊。”

    “赶紧的,把这事办了,另外,你多打听一下陆总身边有哪些女人,万一陆总有绯闻劈腿了,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!”万一陆总滥交,她要提早做准备,死也不睡他,别回头染个不干净的脏病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小张眼珠子一转,立刻点头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中午开完会,陆英闻回到办公室,助理小刘敲门进来,进屋讲:“陆总,最近乔小姐身边的小张,一直在打听您的私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?她都打听什么了?”

    陆英闻轻挑了下眉毛问。

    小刘一看老板心情很好,也跟着笑了:“也没有什么,就是打听你有没有和什么人暧昧,身边最近有没有女性朋友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笑了:“不碍事,随便她打听。”

    小刘应了一声,笑着离开关上门。

    陆英闻打开报告,看了几页他打电话给小张:“是麦麦让你留意我身边有没有女人?”

    果然一切都逃不过陆总的眼睛。

    小张苦着脸点头。

    陆英闻声音不轻不重,听不出情绪,他问:“她还跟你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小张在电话那头挺直腰背大声讲:“陆总!再没别的了!姐只让我留意你身边有没有女性,她,那个,很关心这个事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话里带着丝笑意:“嗯,那你就把打听到的如实告诉她。”

    小张快速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小张抹了把额头的汗,她在心里默念:姐,对不起了,我可不敢到处宣传陆总饥渴想女人了,陆总是舍不得罚你的,但是他肯定舍得罚死我!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如何让陆总出轨!

    答:一定要陆总饥渴难耐!

    晚上下戏回到酒店,乔麦背了一会儿台词,在睡觉前,她靠在床上,露出一脸奸笑,手指唰唰唰地在网上点购买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陆英闻拆开快递的纸箱子。

    他掏出里面的书。

    《我与小姨子不得不说的事》。

    《我与小舅子二三事》。

    《山坡下的那一夜激狂》。

    《人鬼艳情》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陆英闻翻到最后,是一堆美艳的性感杂志,封面上的人物身材妖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目光幽沉。

    他懂了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拍了一天的戏,晚上下戏,乔麦坐在车上就开始打盹,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“姐,到了。”

    小张叫醒她。

    乔麦睁开眼睛下车,她站在车前,一脸懵逼地看着眼前金碧辉煌的酒店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是哪啊?”

    “乔小姐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的助理小刘笑着迎上前,他西装笔挺,将一张房卡塞到乔麦手上。

    “陆总在308号房等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!”

    他怎么突然来了?一个电话都不打,难道是她让小张散播他饥渴的消息,被他知道了,他来兴师问罪来了?

    乔麦捏着房卡上楼,她找到308室,打开房门走进去,又是总统套房,陆总的日常烧钱标配。

    “陆总。”

    乔麦走进厅里,就看到男人坐在沙发上看书,纯手工的西衬,浑身上下都透着高贵优雅。

    乔麦咽口水,她挪上前:“陆总,一定是有人在造谣我,绝对不是我在造谣你!”

    陆英闻阖上手中的书。

    《山坡下的那一夜激情》,乔麦瞄到封面,她嘴角一抽,他还真看这种书啊,果然是变态。

    “确实糙了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打量她,嘴上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乔麦急忙用双手摸上脸颊:“……这是我妆还没卸完,卸完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朝她伸手,她走过了,他将她抱到怀里,亲亲她的额头:“又瘦了,拍戏很累?”

    “嗯,挺累的,不过剧组人很好,我拍得还挺开心的,我觉着这部剧我真的有希望拿奖,剧情很好。”乔麦靠在他怀里说,她累了,脸上带着浓浓的倦意。

    陆英闻嗯了一声:“要我帮你洗澡吗?”

    乔麦顿时精神一震,她警惕地直起腰:“不用,我还是自己洗吧。”

    去洗完澡,乔麦又恢复的美美的出来,脸白嫩嫩,肌肤莹透,像刚剥壳的荔枝似的。又被男人抱到怀里,乔麦打了个哈欠,她忍着困意问:“你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想你了,来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“困了?”

    陆英闻低头问,声音变得轻柔。

    乔麦点点头,她今天拍了16个小时的戏,累死了。

    陆英闻轻轻亲吻她的秀发,柔声说:“先睡吧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陆英闻一连在h省待了7天都还没有要走的意思,乔麦这几天戏量特别大经常拍到半夜,甚至连拍三四十个小时。

    乔麦这几天快累瘫了,她都不用减肥,根本胖不起来,她空余的时间,全部都用来睡觉了,好容易拍了八天了,戏份终于轻一点了,晚上,乔麦下了戏找到小张。

    她看到小张站在一辆超大超酷的豪华型房车门口,那房车有十来米长跟货车似的,她羡慕地问:“这房车谁的啊,大款啊。”

    她的房车跟这个比,简直就是茅草屋跟别墅的区别。

    小张两眼冒星星,握着双拳激动地说:“姐!这是你的啊!陆总看你拍戏太辛苦,立刻就给你换了这一辆超豪华的房车!”

    乔麦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唰地掏出手机打电话给陆英闻,紧张地问:“陆总,这房车的保养费用公司给报吧!”

    陆英闻正在开视频会议,分心回她:“给你全报。”

    乔麦心情激动:“多谢陆总!我一定会继续会公司冲业绩发光发热的!”

    靠!

    急忙挂了电话,乔麦赶紧钻进她的爱车里,一进去,她简直被亮瞎了眼!内部更豪华,有厨房,有卫生间,还有衣帽间,小客厅,像一间豪华的总统套房似的!后在车里,就等于回到家里,可以舒舒服服地睡觉了!

    回到酒店,小张叫醒乔麦,乔麦下车伸了个懒腰上楼去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坐在沙发上阖上书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乔麦坐过去,她担忧地问:“陆总,你怎么还不回去?”你这样浪,万一公司浪倒闭了,谁给我发工资啊!

    “不急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淡淡说。

    乔麦深呼吸,她懂了,他大老远来找她,一待这么多天,不就是为了床上浪一浪吗?不睡她一回,他是不会走的。

    “你等等。”

    乔麦笑一笑,她立刻去浴室里洗澡,把自己洗的香喷喷的,头发吹得像三十年代的女星,风情万种。她穿了一条深v的性感红裙子,一开门,慵懒地倚在门上,星眸看着男人,眼神像小钩子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陆英闻看着她。

    乔麦抬手轻撩了下头发,她妖娆地走过去,那腰,轻盈的像羽毛一样挠人心。

    “男人,约吗?”

    乔麦趴在男人的肩头,笑着看他,陆英闻揽着她的腰将她抱坐到腿上,他亲亲她的额头:“今晚不约,你太累了。”她今天拍了十四个小时的戏。

    乔麦歪着头看他,用眼神狂放电:“虽然我累,但绝不会影响质量的。”

    “别闹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无奈,嗓音低柔。

    乔麦咬他一口:“别装了,待这么多天不走,不就是为了让我睡的吗?”

    陆英闻也在她唇上轻咬了一口,蹭了下她的鼻尖笑:“胡说什么,你以为我是什么人?天天精虫上脑?”

    乔麦脸一红,她用双臂搂着他脖颈,撇着嘴问:“……那你手现在在摸哪呢?”

    陆英闻低笑,一倾腰将她压在沙发上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又一个星期过去了。

    陆英闻还是没走,套子都用掉一盒了。

    “陆总?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晚上,乔麦坐在总统套房里,她手托着腮看对面的男人,愁眉苦脸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天天催我回去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皱眉,乔麦叹气:“陆总,我知道,你不就是担心我给你戴绿帽子吗,你放心吧,我就算想也没空啊,我天天拍戏累得半死。”

    “昨晚谁在床上缠着我不放的?我怎么一点都没感觉到你累?”陆英闻翻过一页报告,漫不经心地问。

    乔麦脸一红,她不服气地讲:“那是你成心勾引我。”

    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喊她,乔麦又被他抱到怀里,他最近尤其喜欢这样抱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