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第二天傍晚,乔麦从超市回来,她嘴里哼着《今天是个好日子》,她快走到家门口时,看着家门口停了一辆车。

    是辆黑色的znp。

    乔麦激动了,这是陆总的车。

    她昨晚才跟白南珠投诚,今天效果就来了,陆总难道是来跟她道歉的?邀请她不计前嫌继续回公司冲业绩的为公司发光发热的?

    毕竟她可是吸金影后,每年为lb影视创造的商业价值现在排在王者第一!

    乔麦拎着袋子飞一般冲向黑色znp。

    陆英闻从车里下来,他站在车门前,眼眸就像两颗冰珠子一样。

    “陆总。”

    乔麦满眼期待地看他,眼亮晶晶。

    陆英闻盯着她:“房门密码改了?”

    他试了,他进不去。

    乔麦呆了呆:“啊。”分手后改密码收钥匙,这不是正常套路吗?咋了?

    他身上有烟味,他只有心情极度不好时才会抽烟,乔麦心一提,难道她昨晚投诚的还不够?白南珠还不满意?

    乔麦赶紧再接再厉:“陆总,我已经有男朋友了,真的,我们感情稳定,我真的祝你和白小姐幸福美满。”

    你看我真诚的大眼睛!乔麦睁大眼睛看他,恨不得把心挖出来给他看。

    陆英闻抬眸:“你真的跟韩修宁上过床了。”

    乔麦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明白过来了,白南珠告诉他了,他过来确认的,她急忙用力点头:“上过了,我跟韩修宁去海岛旅游,在床上大战了三天三夜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突然将她狠狠压在车门上,他眼角都红透了,眼神中的那种忿恨炽烈到可怕。

    乔麦一脸懵逼地看他,他,什么意思啊?他甩她跟甩白菜邦子似的,不可能是对她余情未了,难道——

    乔麦懂了,她咧嘴一笑,急忙说:“其实我吹牛了,我和韩修宁没有大战三天三夜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眼神缓了一下,紧盯着她身体微微放松。

    乔麦赶紧说:“就大战了一晚上,他比你,肯定还是差一点。”

    男人手几乎要把她的肩给捏碎了,乔麦表情痛苦,么的,她都妥协成这样了,他还不满意吗?

    陆英闻忽然松手,他一把扯开她,怦地拉开车门上车,开着车疾驰离开!

    乔麦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什么意思啊?精神分裂啊?

    “哎,陆总!你一定要看到我王者top的商业价值啊!”乔麦跳起来喊:“我未来可期!业绩牛逼!”

    车开远了,她两手围着嘴大吼——

    等车看不到,她翻个白眼切了一声挥手,嘴里骂,神经病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车子在寒风中疾驰。

    陆英闻眼直盯着前方,眼神可怕。

    他拨通了lb影视集团副董赵湛的电话:“把韩修宁的一切通告活动都停了,直接雪藏!我不想再在任何公共平台看到他!”

    赵湛呆了呆,他怀疑自己听错了:“……陆总,您是不是喝醉了?”

    那可是韩修宁!

    陆英闻声音寒厉:“要不要我再跟你重复一遍!”

    赵湛心里陡然一颤,入职这么多年,他还从来没见过陆总发过这么大的火!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韩修宁忽然被换了角,停了通告,所有一切活动直接被停止,连筹备的演唱会都被直接压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消息传开。

    圈里就小地震了。

    这可是韩修宁啊,当红顶流,炽手可热!

    乔麦是听小张打电话,她才知道的,她当时呆了足足有十秒钟。

    “是韩家人逼韩修宁回去吗?”

    她急忙问,韩修瑾一直想逼韩修宁回去来着。

    小张也焦急:“姐!韩修瑾也就是传的响,他在我们陆总面前屁都不是,除了陆总,谁这么大的能耐能直接雪藏韩修宁这样的顶流啊!”

    “陆总?”

    乔麦更懵逼了:“为什么啊?不是,韩修宁给公司赚了多少钱啊,他抽疯啊!”

    小张:“姐,你还是先担心担心你自己吧!我觉着陆总就是冲你来的,我就说你不要跟韩修宁假谈恋爱,你不听,你看吧,接下来就轮到你了!听说陆总最近雷神之怒啊,公司高层人人自危高。”

    乔麦:“……”

    么的,他什么意思啊?

    他甩了她,还不准她谈恋爱!?

    这是甩了她,还要把她当成收藏品摆在展品栏里收藏起来?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中午。

    办公室。

    陆英闻坐在办公桌后,韩修钰打电话来,他声音发沉:“英闻,你这什么情况,好好你要雪藏修宁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语气冷淡:“你还有别的事吗?”

    韩修钰:“……”

    韩修钰当即挂了电话,他立刻给陆英闻的三哥挂了电话,从小到大,陆英闻是出名的桀骜不驯,只听他三哥的。

    陆英招很快打电话来,他人在国外度假,他无奈:“真要和韩家闹到这个地步?韩修宁虽然在韩家地位低,但他毕竟还姓韩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垂眸:“三哥,这件事你不要管了。”

    陆英招叹气:“所以男人在女人面前千万不能作,有时候,一步错就不可挽回,她已经和韩修宁在一起了,你想怎么样呢?”

    他想怎么样?

    他想怎么样!

    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想怎么样,他还能怎么样!

    陆英闻朝后靠在椅子上,猛地闭上眼睛,眼角涩疼。

    祁正南打电话过来,他小心翼翼:“陆总,之前您要暂时压着乔麦的通告,现在时间已经到了,是真的换角?”

    陆英闻手捏着笔,沉默了片刻说:“……她的一切通告照常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韩修宁被雪藏了!

    铁板钉丁,据说韩修宁的经纪人都快崩溃了,这可是他手头的王牌。可是祁正南忽然打电话通知乔麦,她的一切工作照常,她被解禁了!

    3月28号这天。

    乔麦堵在陆英闻的家门口等他,到了晚上,陆英闻才开着黑色znp回来。

    乔麦急忙从车里下来。

    “陆总!”

    乔麦敲车窗,陆英闻缓缓落下车窗,冷漠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乔麦陪着笑脸,两手扒着车窗不让他开进去,她讲:“夜色挺美的,我们聊聊?”

    陆英闻走下车。

    乔麦发觉他身上散发出的逼人寒气,她头皮发麻,心里紧张,她努力微笑,“那个,我来问一下,你为什么要封杀韩修宁?他没得罪你吧?”

    韩修宁那性子那么温柔,不可能得罪人啊,难道是白南珠,其实白南珠暗恋韩修宁?陆总宠爱小娇妻,结果发现自己被绿了,于是雷神之怒,怒而封杀韩修宁!

    “他得罪我了,他碰了我的人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眼睛盯着他,语气缓慢冰冷。

    这完全就是造谣!乔麦脸都气红了:“陆总,你不要听别人胡说,韩修宁真的对我一往情深,他绝对不可能碰白南珠的!我跟你保证。”

    “他当然没碰白南珠,他碰了你,他敢碰你。”陆英闻一字一字,轻缓而森森。

    乔麦睁着眼睛,头上好像劈了一道天雷,她呆若木鸡,“我?我?”

    她难以置信,一连重复问了好几遍,她心里只觉着荒唐,她都懵逼了:“陆总,你不是吧?我们都已经分手了,我是被你主动甩掉的前女友,过去式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分手了,过去式,你也还是我的,我没松口,谁准你和别人在一起的?”陆英闻眼神可怕,声音因为压制愤怒,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乔麦:“……陆总,你去看看心理医生吧,我看你病的不轻啊,你们家是有遗传性精神病吧?”

    她担忧地问。

    陆英闻猛一把将她按在车门上,他极力的克制,牙都要咬碎了!

    从来没有人敢这么惹他!

    “陆总。”

    乔麦极力柔和,么的,死变态,她强笑:“没跟你打招呼就恋爱了,是我不对,我跟你道歉,不关韩修宁的事,是我强追他的强睡他的晤——”

    乔麦的背怦地撞在车门上,她被按住双手,嘴唇生疼滚烫的,男人激烈地堵了她的嘴!那架势,像要把她生吞活剥了!乔麦推他,踹他,捶他,通通不管用!

    乔麦拿脚踹他,被一把握住脚踝,跌到他的怀里,陆英闻一把拉开后车门将她按进车里!

    乔麦晕头转向地倒在后车椅上。

    “陆总,你别冲动!”

    乔麦急忙挣扎,男人这是饥渴成什么样了,她大喊:“你想想你那温柔可人的白南珠啊!男人劈腿出轨不得好死啊!”

    陆英闻一手捂住了她的嘴!

    “唔——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乔麦举着小电棍,她吁了口气,幸亏她随身带着这个,身为一个大美女,防身物件必不可少。

    男人趴在她身上,被电晕了,死沉死沉的。

    乔麦怒捶了他好几拳,死变态,有病,分手了还要掌控她!他的意思是分手了他也是她的收藏品,非得等他玩腻了扔垃圾桶里了她才能被人捡走是吧?

    去你妈的。

    乔麦忍不住骂脏话。

    她用力推开男人,赶紧的下车,她撒腿就跑,跑了几步又在前方圆润拐弯跑回来了。就把男人晾在这不好,万一被抢了爆菊了杀了她还脱不了关系。

    乔麦想了想,她试着去开他家的大门。

    咦?

    竟然打开了,他没把她的指纹删了,也没有改密码,白南珠真能忍。

    乔麦开了门,她架着男人朝院里走,好容易把男人架进院子里,她满头大汗,把男人往院子里一扔,踹了一脚,然后怦关上门逃离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电了陆英闻后。

    乔麦回到家蒙头大睡,什么也不想,天下来还有解放军叔叔呢。

    她等着陆恋态的雷神之怒。

    结果一天过去了,安静如鸡。

    陆英闻连一个电话都没有打给她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乔麦开始紧张了,在家里坐立难安:难道那个电棍质量不过关,把陆总给电死了?

    靠,乔麦赶紧打电话给祁正南,她心虚地捏着声音问:“哥,陆总,今天上班了吗?”

    “他今天没来公司,赵董也联系他了,没联系上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乔麦手按着胸口,她小口吐气,脸都白了,情况不秒啊。

    她急忙讲:“那陆总去总公司上班了吗?”

    lb影视只是lb集团其中一个分公子,lb总部在金辉区科技园,陆英闻大多时间都在总部那。

    祁正南不知道,乔麦求他打听一下,祁正南很快来了电话:“我问了赵董,陆总今天没有去总部,秘书室的人也联系不上他。”

    完了……

    乔麦白着脸挂了电话,完了完了,她不会真把陆总给电死了吧,过失杀人多、多少年来着?靠,她是下当防卫啊,可是也没人给他证明啊。

    还是赶紧先去陆总家看看吧,说不定还有一口气,急救一下就活了。

    乔麦赶紧开车去陆英闻那里。

    天都黑透了,站在门口,她看到别墅院里一团漆黑,他要是在家的话肯定会开灯的。

    乔麦试探着按门铃,没有人回应。

    她赶紧的输密码进屋去。

    “陆总……”

    她打开手机手电筒,摸黑搜人,到陆英闻昨晚电晕的地方,空的——

    难道死在屋里了?

    要是早死了,肯定都僵了吧,肯定很难看。乔麦猛咽口水,她有点怕,还是硬着头皮找到屋里,屋里也是漆黑一团。她摸着开关打开灯,顿时感觉安全多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陆总?”

    她猫着腰小声喊人:“你还活着吗?是半死不活了吗?你吭个气啊。”

    屋里静得瘆人。

    乔麦就感觉陆英闻的鬼魂在某个角落面无表情地盯着她,吓死人了。她猫着腰摸上楼,她去推开陆英闻的房间,里面没人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忽然一道声音在她头顶响起,不亚于半夜扫墓碰到人,乔麦尖叫一声!手里的手机飞了出去,她一扭头,然后翻着白眼咚地倒地吓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陆英闻穿着睡衣面无表情地看着她,他忽然蹲下来,照着乔麦的腰上猛地一掐。

    躺地上的人明显的身体一绷,依然‘昏迷不醒’。

    么的,幸亏她反应快,及时装‘吓晕’过去,等他一不留神,她就赶紧逃跑!

    “不醒是吧?”

    陆英闻目光清冷,他开始动手脱她的衣服。

    乔麦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~~”

    她嘤嘤一声,‘悠悠’醒转过来,她虚弱地看着男人:“陆总,太好了,你还活着,我以为你被我电死了,我吓死了。”

    算你狠,脱她衣服……

    陆英闻面无表情:“确实被你电死了,现在你看到的是鬼。”

    乔麦:“……”

    乔麦眼中挤出一丝泪,她手拽着男人手,眼神楚楚动人地打感情牌:“陆总,一夜夫妻百夜恩,虽然我们不是夫妻,但恩是一样的,我们认识3年零3月了,有——”

    乔麦眼珠子转动,快速心算了一下:“有三百多夜恩了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冷淡地看她:“3年零8个月。”

    乔麦:“啊?”

    陆英闻:“我们认识3年零8个月。”

    乔麦挥手:“哎呀,不在意那点小细节啦,反正我们这么多年的恩,陆总,你就可怜可怜我,放过我们吧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听到最后我们两个字,眼神陡然又冷了,“你是来替韩修宁求情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不然呢,要是她自己,她跟他站这费什么唾沫星子。

    陆英闻手指向楼下:“出去,你不是有钱么,你可以包养韩修宁。”

    “陆总,你不能不讲理啊?”

    “我是陆英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啊”

    所以呢,乔麦懵逼地看她。

    陆英闻盯着她的眼眸,缓缓说:“我天生不讲理。”

    乔麦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你牛。

    乔麦一咬牙,她再次妥协:“陆总,只要你肯放过韩修宁,我就跟他分手,我愿意当你的收藏品,直到你结婚把我扔进垃圾桶。”

    她以为说到这份上了,男人就该满意了,结果陆英闻的脸色更加难看了。

    这小娇夫怎么这么难伺候。

    乔麦都急了,急得都躁火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为他居然肯低到这个份上。”

    他和她提分手,她潇洒的跟从来没爱过他似的,一句挽留都没有!

    分手后,一个电话都不打。

    现在她为了韩修宁,一而再,再而三的来求他,她就这么在乎韩修宁是么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