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乔麦报警了!

    乔麦竟然真的报警了!

    一早,文温温坐在床上,她脸色憔悴的不成样子,桌板上的粥早就凉了,她一口没喝,根本吃不下。

    文晖推门进来。

    他刚从家里赶过来。

    “哥!”

    文温温喊了他一声,她惊慌害怕,看到他眼神像抓着救命的稻草。

    文晖看她脸色不对,他心直朝下沉,首先想到是孩子出事了,“孩子有事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刚才警察来找我了,我说我身体不舒服,他们就没问什么就走了,乔麦报警了!哥,我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文晖看到她的神情,他心里忽然全明白了,他也慌了,他赶紧坐下来定住她的心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不是说乔麦推的你吗?你撒谎了!你还不跟我讲实话!”

    她说是乔麦推的她,文晖根本不怀疑,乔麦这种想嫁进豪门的女人手段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文温温心里慌得全没有了主意,她咬着嘴唇,一五一十地将昨晚的事,实话告诉了他。

    “哥,你得救我!”

    文晖霍地站起来,抄起手恨不得搧她!

    “你疯了!你现在怀了陆英闻的孩子,孩子生下来陆家就是你的了,你急什么!你跟乔麦那种人争什么风吃什么醋!你简直愚蠢!”

    文晖快气疯了!文家的生意每况愈下,他成天都快愁死了,文家就指着陆家,指着文温温肚里的这个孩子!

    “乔麦怀孕了!我心里急,哥,你不知道,我了解英闻,他是真的爱乔麦,你不懂!他对乔麦是认真的,说不定他真的会娶乔麦的!”

    文温温也哭了,她心里又急又怕,她挪过来抓着文晖的手哭着哀求:“哥,你先救我!你一定要救救我,我不能做牢!”

    门忽然开了,文晖吃了一惊,他急忙扭头,看到是陆英齐进来,他表情变了好几变,然后僵硬地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英齐!”

    文温温急坏了,她喊陆英齐,要他救她!

    陆英齐走过来,他搂着文温温,温柔地说:“我都听到了,你别怕,我先带你到国外躲一躲。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文温温急忙点头,她躲到国外去警察就没法找他了,那地方摄像头坏了,根本拍不到她推了乔麦,只要她不承认,没人能定她的罪!

    文晖在心里想,也没有别的办法了,只能让她出去先躲躲了,他就同意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快点带她出国吧,后面的事我来办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尽快带她走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6月了,天气变得炎热。

    陆英闻回了一趟陆宅,家里没有人,保姆去买菜了,陆亚峰永远不知道在忙什么,而顾清影,日常美容逛街,和闺蜜聊时尚才是她人生的事业。

    陆英闻在楼上找了一圈,他上楼去,推开了书房的门。

    陆英齐靠在窗台上,阳光从薄薄的窗帘中透进来,在他头发上渡了一层柔软的暖光。

    他在看书。

    他从小到大,因为身体不好,最大的爱好就是看书。

    “……有事?”

    陆英齐目光从书上移开,静静地打量他。

    陆英闻关上门,反锁,他走过来问:“你把文温温送出国了。”

    陆英齐看一眼门:“你要打我?这几天风大,我身体不好,改天吧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站在他的面前,看着他:“我记得10年前有一天,你打电话给我,你说你要带一个人来见我,你说,是嫂子。”

    他记得很清楚,他们兄弟关系从小就不好,水火不容的,那一天,陆英齐忽然打电话给他,依旧很不耐烦,话里却带着期待紧张。

    他说要带一个人来见他,他问是谁。

    陆英齐就习惯性不耐烦,说,你嫂子!

    后来,就再也没有后来了。

    陆英齐垂着头,手按在书上,他冷淡地说: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结过婚,柴乐然是你妻子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话刚落,陆英齐忽然抓起书狠狠砸到他身上,他不说话,就吃人一样看着陆英闻,身体颤抖着,眼睛猩红!

    陆英闻捡起书走过去,轻轻放在他手上。

    “是文温温开车,撞死了柴乐然,你恨文温温,你娶她,是为了报复她。”

    陆英齐呼唤急促,他忽然浑身抽搐,脸色惨白痛苦,他心脏不好,情绪不能过于激动!

    陆英闻急忙从办公桌上拿了药,跑回来喂他吃下药。

    陆英齐喘息着,终于,心跳慢慢的稳定下来,他不说话,一动不动。陆英闻手按在他肩上,有些僵硬的,搂住他朝怀里按了按。

    “……是一对双胞胎。”

    陆英齐张了张嘴,终于开口了,嗓音都哑透了,一滴泪从他眼中掉出来,“我不是天生身体不好,我是因为小时候车祸,才身体不好的,我的孩子们,一定是健康的,像你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陆英闻搂紧他,眼角透出一丝红意。

    陆英齐靠在他怀里:“她特别好,她是孤儿,但是特别乐观,她特别喜欢笑,我很爱她,可是我不敢公开,我怕跟我这样病弱的人在一起,让她被人笑话,后来,她怀孕了,我高兴的快要死了,我想,我就是要死,也要娶她,我在公园里,跟她求的婚,她哭了,我们去领了证,买了婴儿车,我买了很多书每天看,学做一个好爸爸,我不想她再受委屈,我说我先带你去见见我弟弟。”

    “那天晚上,我和乐然去看电影,我接到顾清影的电话,陆亚峰在外头养的情人不安分,找上门了,我就带着乐然一起回去,我去追顾清影,回来的时候,就看到,乐然一身鲜血,倒在地上……”

    陆英齐永远都忘不掉那个画面,满眼刺目的血红,她就躺在地上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是文温温酒后驾驶,撞死了乐然,她撞了乐然,开车从乐然身上辗过去,我老婆没有了,我的孩子,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陆英齐痛苦的受不了,身体痉挛着蜷缩在陆英闻的怀里。

    陆英闻紧紧抱着他:“别说了,别说了……”

    陆英齐张大嘴,在他怀里撕心裂肺的痛哭:“我老婆死了,我的孩子死了!她们加我四条命,文家找人顶罪,判了酒后驾驶就坐了5年牢!四条命,就坐了5年牢!我要文家破产!我要所有害了我老婆的人血债血偿!”

    陆英闻搂紧他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陆英闻端了牛奶进屋,他走到床前坐下,陆英闻靠坐在床上,他脸色苍白,但眼神已经冷静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要报复文温温,为什么还要帮她,送她出国?”陆英闻问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再问了,我有我的打算,她杀了我老婆,杀了我的孩子,死太便宜她了,我不要她死,我要她在牢里蹲一辈子!”陆英齐眼神中含着透骨的恨。

    “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陆英齐别过头,冷淡的说。

    陆英闻将牛奶塞到他手里,他走到门口,忽然回头:“文温温的孩子,到底是谁的?”

    陆英齐眼看着窗户:“一个畜生的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没有再问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听到关门声,陆英齐坐在床上,一动不动,过了一会儿,他从抽屉里拿出一本相册,打开来,这相册里,都是他从小珍藏的照片。

    他一页一页翻着,久远陈旧的记忆,慢慢涌进脑海中。

    英齐,你这怎么这么多你弟受伤的照片啊。

    哼,我就喜欢看他受伤的样子,故意拍下来的。

    又嘴硬,啊,我知道了,你弟弟是为了保护你才受伤的,是不是?

    他当时,脸红到耳根,又羞又恼:谁让他保护了,他多管闲事,打死他活该。

    乐然翻着照片笑:我记得你说过,你弟弟老是跟人打架,他那么厉害,不可能有人敢欺负他啊,是不是都是因为你啊。

    他别扭地坐下来:因为那些人笑话我病秧子,老是欺负我。

    乐然翻到一页:咦?这些都是你弟弟的运动会的照片,好多啊,你偷拍的啊。

    他不情愿地嗯了一声:爸妈不管他,我不拍谁给他拍,他体育很好,打篮球特别厉害。

    乐然扑哧笑:其实你们兄弟两个很有爱嘛。

    他一脸嫌弃:谁跟他有爱!他老是打我,以后你是他嫂子了,他要是再打我,你就替我教训他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何娜带资进组,被宣雨家里的x文化集团硬塞进《恋爱冷静期》剧组,签了女配。

    乔麦在家里看剧本,接到小张打来的电话,她恶心的就像吃了半只苍蝇一样。

    她和韩修宁一样,都是很珍惜这次的合作机会的。

    女配可是剧里韩修宁的白月光女神,就何娜?那一脸的实习生的刀功!哪有说服力?乔麦就感觉好好的剧,加了一个何娜,陡然间就掉了逼格!

    晚上,陆英闻回到家,乔麦急忙迎去去,她狗腿地过去给男人解领带。

    陆英闻顿时警惕了:“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陆总英明!”

    乔麦嗖地扔下领带,一把搂住他:“陆总,我申请把何娜踢出《恋爱冷静期》剧组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垂眼看她:“怎么?她拦着你和韩修宁谈情说爱了?”

    乔麦假装听不懂:“我觉着这简直是胡闹么,好好的剧,她塞进来不是毁剧么?”

    “hs影视也没想把他做成口碑剧,本来就是圈钱的剧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抱起她坐到沙发上。

    乔麦握着他的手亲了亲,眼神娇媚的能滴水,还带着一点梨花带雨的小泪光:“陆总,你爱我吗?爱我就踢了她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在乎和韩修宁的剧?”陆英闻问,面上不动声色,看不出情绪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在乎韩修宁,我是在乎的我剧,我不想自己辛苦拍的剧被毁了,陆总,让她去毁别人吧,我是你女朋友,你得帮我,我都冒着生命危险爱你了,你怎么也得纵容我一下吧?”乔麦理直气壮,现成好用的男朋友,不用是傻子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没感觉到你爱我?嗯?”

    陆英闻手握着她的腰,贴近了,用鼻尖蹭她,轻挑了下好看的眉。

    “……陆总,我每天晚上都冒着生命危险在爱你啊。”乔麦脸红,一语双关,眨巴眨巴眼睛,他抬眸,她一扭头埋到他肩上。

    陆英闻搂着她低笑,亲了亲她:“嗯,我打电影给韩修钰。”

    韩修钰是韩修宁的大哥,也是韩家现在的当家人,能力出众,说一不二。

    陆英闻一个电话,没讲几句就谈妥了,解决了。

    有个有本事的男朋友,真是爽啊,她得拼命拿个影后,赶紧把陆总娶进门,长长久久的用他。

    “又没吃饭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搂着她问。

    “吃了水果,我要减重,哎,你说宣宇为什么要捧何娜,何娜那样哪一点值得捧了?”乔麦想不明白,捧何娜还不如捧宣雨呢。

    “因为听话,有黑料,好控制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笑,停了下话题,捏捏她的手:“帮我把扣子解了。”

    乔麦伸手给他解衬衫的扣子,边解边讲:“就算听话,可是捧何娜能赚到钱吗?何娜的条件太差了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就不需要她赚钱,能洗钱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轻淡的一句话,乔麦一下全明白了,“哦哦哦,我懂了,难怪呢!那更不能让她毁我的剧了,她一身黑史鸡立鹤群,说不定哪天就被封杀了,到时候还要害得我辛辛苦苦拍的剧被下架,有损我的声誉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何娜被换角了。

    韩修钰一个电话,女二被换了,女二竟然是白南珠!

    6月中,剧组开机,乔麦飞到b城拍戏。

    7月初,天气热得死人。

    “卡!”

    导演喊,乔麦急忙松开手,她在跟韩修宁拍吻戏。

    导演喊:“修宁,你太紧张了。”

    乔麦接过小张递来的冰水,她哈哈哈笑,韩修宁的脸更红了,他小声讲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他又跟乔麦道歉。

    这场吻戏都ng好多回了。

    导演让韩修宁先休息一下,找找感觉,先拍别人的了,乔麦拉韩修宁坐到一旁。

    拍吻戏的时候,韩修宁浑身紧绷,一直很紧张,耳朵一直都通红的。

    “哎。”

    乔麦跟他已经很熟了,见左右没人,她八卦问:“你是不是初吻啊?没经验啊?”他也太害羞了吧,那么多剧组人员围着,他竟然会紧张。

    韩修宁借喝水掩饰,红着脸没说话。

    是初吻……

    乔麦拍拍他的肩膀,忽然凑过去紧盯着他看,韩修宁顿时又紧张了,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你就看着我,一直看着,我知道一定是我太美了,谁看我不紧张啊,你多看看,看到烦了,看到吐了,我保证你一条过,来来来。”

    乔麦眨巴眼睛盯着人家看。

    韩修宁努力盯着她看,他忽然别过头,紧紧握着杯子小声讲:“不看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像在求饶。

    乔麦哈哈大笑,他真是可爱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韩修宁和乔麦甜蜜对戏,韩修宁害羞不停ng。

    第二天,乔麦忽然上了搜索,她让韩修宁看着她的一幕被人拍摄,传到了网上,点击率超高!

    剧未播先火了!

    磕死了磕死了!

    好配啊!

    男神好可爱啊,麦麦好会撩啊~

    我代表双方家长,同意这门婚事了。

    在一起在一起,不领证天理难容,在一起!

    两家粉都要磕死了,路人都要磕死了,毕竟两人都是演戏认真,至今没有曝料出绯闻,而且俊男美女,大家都是真心希望他们假戏真做。

    陆英闻坐在办公室里,面无表情地关掉了网页,他打电话给祁正南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说过,乔麦所有的新闻都要在我这里过滤一遍,这是谁发的?”

    祁正南正在跟他说这事:“是韩总那边发的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陆英闻看着手机,新闻都出一早上了,她到现在都没有打电话跟他解释一下,真是狼心狗肺!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“姐,你要不要打电话跟陆总解释一下?”小张捧着一盒水果走过来,尽心地提醒乔麦。

    乔麦正在背台词,她分心讲:“解释什么?我没出轨啊,我最近安分守己,忙的连猛男周刊都没时间看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韩修宁的新闻啊?陆总肯定看到了,我觉着你还是跟陆总解释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韩修宁不是早就炒cp了,这种新闻多的是,这还要解释?再说,我身边有孙玲,我什么陆总不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乔麦挥挥手,她忙着呢,她最近演戏情绪不对,有点瓶颈了,她觉着她在可爱方面,还欠缺点经验。

    又不能拉着韩修宁练,她一放电韩修宁就脸红,吻戏到现在都还没过,导演都没脾气了,因为是小甜剧,观众就要看她们的甜蜜,所以吻戏没法借位,必须得实拍。

    乔麦眼珠子滴溜一转。

    有了!

    下午,陆英闻刚开了会,他回到办公室,私人手机就响了,显示有微信。

    他打开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