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大早,乔麦从床上爬起来,她哈欠连天去洗手间刷牙洗脸,她头疼死了。

    她盯着镜子里两眼无神眼下乌青的女人。

    心想,幸亏陆总出差了,不然一睁眼看到她这鬼样,肯定要移情别恋。

    正刷着刷着,她忽然瞪大眼睛,嘴里的牙刷啪掉进洗脸池里!

    靠——

    她脸都惨白了,她想起来了,她昨晚喝醉酒,调戏了韩修宁,摸了人家的胸肌——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乔麦没脸看镜里的自己,她懊恼地在心里咒骂一句,想捶爆自己的头!让你下流!对了,这事千万不能让陆总知道,不然她完了!

    乔麦赶紧刷完牙洗脸,完了回房间换手机打电话给小张。

    她心里还是比较镇定的,因为昨晚车里只有小张和韩修宁,小张是她的人,不会背叛她,她只需要敲打一下韩修宁就行。

    对了,韩修宁有啥黑料来着?赶紧找小张问问。

    “小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姐,你醒了。”

    小张的声音听起来很萎靡,乔麦关心地问:“你怎么了?病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没有。”

    乔麦赶紧提正事:“对了,我昨晚摸韩修宁胸肌的事你知我知,你千万闭紧嘴,别透露出去啊。”

    她听到小张咽口水的声音,小张讲:“……姐,我背叛了你。”

    乔麦顿时眼皮一跳:“你暗恋陆总?”

    小张哇地嚎出来,愧疚的不得了:“不是,姐!我昨晚喝了点小酒,我又胆小,昨晚陆总打电话给我问你,我以为他是来问罪的,我就赶紧替你道歉争取宽大处理把你摸韩修宁胸肌的事全抖了出去!”

    乔麦抖着手扶着额头,额头暴了青筋。

    小张跟着又抽抽搭搭讲:“姐,你赶紧逃吧,陆总提前回国了,听说陆总雷神之怒,把你跟韩修宁的炒作绯闻直接公关压下了,祁正南被骂得狗血喷头!”

    乔麦啪挂了电话!

    嗖地冲到墙边薅起行李箱甩到床上!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下午。

    陆英闻拎着箱子走出机场,助理急忙迎上来,接过他的行李箱子。

    坐上车。

    陆英闻面无表情地接起了韩修宁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四叔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事?”

    韩修宁轻声说:“我和乔麦真的没有什么,昨天晚上她把我当成了你而已,你别误会她。”

    “你很关心她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和她是好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你换个好朋友吧,她跟你性格不合。”

    坐车回到家,陆英闻拎着行李箱开门进屋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、你回来了?”

    一道颤抖,微弱的声音,回应他。

    陆英闻怔了一下,他急忙丢下行李箱快步走到客厅,乔麦躺在沙发上,脸色,嘴唇都是惨白的,她脸上有伤,手臂上缠着厚厚的纱布。

    “……怎么了!?”

    陆英闻呼吸急促,他急忙问她。

    乔麦朝他艰难地一笑,立刻哀哀叫:“疼,疼,没事,我、我就是去买东西时,被、被骑电动车的撞了一下,没事,小伤,养几天,就好了,那个,你回来了,我想死你了,我不能动,就嘴里给你一个热情的拥抱,缠绵的亲吻吧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撞成这样?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,你别担心。”

    乔麦躺在沙发上,她眼角流下一滴泪:“陆总,我受委屈了……”

    陆英闻皱紧眉毛:“……先别说话了,你先休息。”

    乔麦用完好的右手急忙拽住他,她一下哭了:“不,我心里委屈,我一定要说,我昨晚,被人下了药了!”

    陆英闻:“……”

    乔麦哭得伤心:“我昨晚被人下了药了,在车里把韩修宁当成你,摸了他的胸肌,我对不起你……”

    陆英闻眼睛眯了一下,表情慢慢变得严肃。

    乔麦一抽鼻子,深情地看着男人:“为了补偿你,我决定晚上多摸摸你的胸肌,而且,韩修宁的身材跟你比差远了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坐下来,他抬起一指,擦了下她的嘴唇。

    乔麦这回脸是真白了,身体顿时僵住。

    陆英闻抬起手指给她看,要笑不笑的瘆人:“你嘴唇白得都掉色了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去拆她的绷带,乔麦急得大叫:“我真伤了,我嘴唇掉色是因为我吃了麻团!陆总,我好疼啊,别拆了别拆了——”

    被拆完了,乔麦躺在床上一动不动,大气也不敢出。

    陆英闻托着她雪白的手臂,嗯,是真伤了,这轻描淡写的一道青痕,轻轻一吹就没了吧?

    乔麦闭紧了眼睛。

    完了,被识破了。

    可恶的男人,眼太毒了!

    她就是早上手臂撞到了门把子,才想出来装受伤这一招,想骗取男人的同情心,把自己调戏韩修宁的事蒙混过去。

    “伤的,真是重啊!”

    陆英闻抬眼,眼神冰冷。

    乔麦默默地爬起来趴到男人的腿上,抱着他的腰讲:“你打吧,我错了,我认罚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打你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说。

    乔麦心咯噔一下,他不打她了?靠,她顿时后背发凉,都不打她了?他要跟她分手!?

    “陆总,我真的没有精神出轨,我真的对你一往情深!我昨晚摸韩修宁的时候嘴里叫的是你!”乔麦不死心进解释给他听。

    陆英闻嗯了一声:“去把身上的妆洗了,过来调戏我。”

    乔麦表情呆滞:“……啊?”

    陆英闻上前一步,手按在她腰后,猛一用力将她按在胸口,他皮笑肉不笑:“不是说要补偿我?要摸摸我的胸肌?我让你摸。”

    刻意顿了一下,他凑到她耳边,垂眸,气息灼热:“用嘴摸。”

    乔麦脸腾地红透了——

    她秒懂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洗完澡,乔麦小心拉开浴室的门,她探出一颗头,脸红扑扑的。

    她的心情——

    激动又害怕。

    女人也是有需求的嘛。

    他都出差半个月了,她就是因为想他想的,才酒后失控去调戏韩修宁的。

    乔麦穿的白衬衫,他的,她走到床边,男人已经洗完澡了,穿着白衬衫,休闲西裤,坐在床上翻书,衬衫扣子扣到底。

    禁欲的很。

    这是等着她去解呢,乔麦脸红心跳,她跳上床扑过去,就要抱着他亲,陆英闻抬手捂住她的嘴,他脸上一点温柔笑意都没有,很冷酷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带了礼物,在床底下,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,你还给我带礼物了。”

    乔麦欣喜,她心里更加愧疚,她一会儿一定好好‘摸’他。乔麦跳下床,赶紧从床底下掏出礼物,是个包装精致的长方形盒子,上面还绑着红色丝带。

    乔麦赶紧打开,她表情顿时僵住。

    她从盒子里取出卷起来的海报,打开——

    第一张,是韩修宁。

    第二张,还是韩修宁。

    第三张,还还是韩修宁……

    一共十张海报,全是韩修宁。

    什么叫杀人无形,乔麦懂了,她眼里晃动着泪光,心里压力巨大,她抱着海报眼泪汪汪:“陆总,我真的知道错了,你别这样,我死都不会挂在房里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让你挂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翻了一页书,眼都没抬,淡淡说:“让你铺在床上,我们在韩修宁的海报上,做。”

    乔麦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猛地咽了一大口口水。

    出差一趟,陆总是经历了什么,竟变得如此变态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陆总,你是不是,那方面出了毛病,没点刺激,你举不起来?”

    陆英闻刷地抬眸,眼里飞出寒光。

    乔麦打了个哆嗦,她苦了脸:“陆总,干嘛非得铺这个?”

    陆英闻阖上书,盯着她慢条斯理地说:“我喜欢,我乐意,我高兴,可惜韩修宁没死,他要是死了,我会拉你半夜到他的墓碑上做。”

    乔麦瞪大眼珠子: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乔麦睁开眼睛,头晕沉沉,浑身无力,起不了床了。

    陆英闻早起了,他弯下腰手按着她的额头,用手试她的体温。

    乔麦痛苦的哼唧:“陆总,我要死了,床伤,医保给不给报啊?”

    么的,这男人简直不是人,太能折腾了,他昨晚太狠了,她发现,他有占有欲强得可怕,掌控欲也强到可怕。

    “你头很烫,可能发烧了。”陆英闻去拿来电子温度计,一测体温,388c,他急忙抱她起来:“你发烧了,我送你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陆总……”

    乔麦在他怀里有气无力,强打起精神讲:“要是我死了,你千万别大半夜到我的墓碑上打飞机啊,这癖好得改,啊?”

    陆英闻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到了医院,挂号,做检查,体温一量,391c。

    小张得了乔麦的电话,火速赶紧到医院,因为是私立医院,住的是vip豪华间。小张站在病床前,看到乔麦奄奄一息,她心疼的哭了。

    “陆总,你太过分了,虽然我们家麦麦下流了点,无耻了点,阴暗了点,经常枕头下藏猛男画报,床私下藏帅哥海报,吃着碗里的,看着锅里的,但是她对你是一往情深的啊,你不能因为她摸了下韩修宁的胸肌,就把她打成这样了啊!”

    乔麦:“……”

    陆英闻: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乔麦也哭了,张啊,你别说了!别再抖了!

    陆英闻:“……她是发烧了。”

    小张捏着纸巾悲痛欲绝:“我们麦麦都发烧了,你还不放过她,你还是人吗?”

    陆英闻:“她只是发烧了。”

    他记得,这小助理以前没这么二的……

    果然跟什么样的人,就学成什么样。

    乔麦在医院住了近两天,烧才退下去,她还有点月经不调,去的妇产科挂号,拿点药调理一下。

    她没想到,会在医院遇到文温温!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乔麦拿着检查单子,刚从医生门口出来,就撞上了来做产检的文温温。

    这里是妇产科,她来看妇产科——

    文温温的眼神一下变得复杂:“你怀孕了!”

    乔麦急忙摆手:“不是不是!我月经不调,来调理身体的!”么的,她要是怀孕,这小毒妇还不得弄死她,她赶紧把自己检查单子给文温温看,力证清白。

    你看,我没怀,我对你完全没有威胁性,你可千万别害我!

    虽然她也不知道文温温咋想的,怀的不知道是谁的孩子,还一往情深地惦记着陆总!

    文温温看她翻单子,她目光一扫,扫到了最后一张的验血报告单上的hcg值。

    她顿时眼神变了。

    她是有身孕的人,当然知道这些hcg值代表什么!

    乔麦力证完清白,把报告单塞包里,急忙就走了。

    她回到病房里,掏包的时候,发现自己竟然拿错单子了,多拿了别人的一张验血报告单,什么hcg,她团起来扔到垃圾桶里去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住院三天。

    出院回到家,乔麦忽然搂住陆英闻,步到他身上:“陆总,你还在生气啊?”他这几天,照顾她是无微不至,但是她明显感觉到,他情绪不高,他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你不都清楚了么,是误会啊,我摸韩修宁的胸肌时喊是你的名字,我没精神出轨啊。”

    “但还是摸了不是吗?”

    陆英闻站门口,双臂抱着她,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乔麦没话了,她气不过讲:“陆总,你男人气度呢?”

    陆英闻冷淡地看着她:“我没有男人的气度,我只有男人的小气。”

    乔麦幽幽讲:“我马上就要进组了,我跟韩修宁还有吻戏床戏呢——”看到男人脸色不对,乔麦只恨自己嘴贱,想收回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别拍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签约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毁约。”

    靠,绝不可能的,如果事业和男人只能搞一个,她只能抛弃陆总了!

    “要不你退圈吧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忽然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乔麦下巴壳都要惊掉了,她忽然脸红,干嘛啊,他要娶她啊——

    “麦麦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放下她,手托着她的下巴,偏头亲吻她的嘴唇,嗓音低柔,像诱哄一样,“你的梦想不就是赚钱,现在你已经赚到钱了,可以退圈养老了,娱乐圈太复杂,不适合你。”

    他不想几个月几个月的见不到她,不想看到她和别的男人朝夕相对,拍床戏拍吻戏。他曾经欣赏她拼事业,现在他更想她能像普通女孩一样陪在他身边,早起给他打领带,晚上偎在他怀里安睡。

    他的样子,不像是在开玩笑。

    乔麦的表情也变得严肃,她只激动了一小会儿,就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。”

    她冷静地拒绝了。

    就算他娶她,她也不会退圈在家只围着他转,如果事业和他只能选一个,那她选事业。她生在农村,那样辛苦的长大,一步一步的撑过来,她谁都不信,只信她自己。

    她的回答,是他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陆英闻看着她,她也在看他,两人的眼神都冷静,清醒,彼此双双沉默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陆英闻忽然将她搂在怀中,意料之中,他没有失望,反而更觉着放不下了。

    乔麦安静地偎在他怀中:“陆英闻,我喜欢你,只喜欢你,我是嘴上花,喜欢帅哥,但只爱你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搂着她,好一会儿才说:“乔麦,你听过吗,陆家人没有一个好东西,个个都是丧心病狂的垃圾,千万别先对不起我。”

    乔麦在他怀里:“……陆总,你是不是缺爱啊,听说缺爱的人都心理上没有安全感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没有说话,抬手在她q弹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乔麦签了和韩修宁的现代剧。

    官宣前,却又出问题了,因为番位问题,乔麦这边是不同意二番的,只同意平番,但是韩修宁的团队认为韩修宁名气更大,必须一番,不同意平番。

    韩修宁的团队是他二哥韩修瑾在管理,韩修瑾直接打电话给陆英闻:“陆老四,乔麦必须二番!她凭什么跟修宁平番,她一个刚冒头的新人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正在办公室里整理文件,他一会儿要开会,他家大业大,影视这边,他最近只关注自己的女朋友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你找祁正南,这么点事也要打电话问我?”

    “你少废话!祁正南就是领了你的话才敢跟我刚,你就说吧,同不同意乔麦二番!”

    陆英闻合上文件夹,他点开免提将手机放桌上,冷淡地说:“韩修瑾,这剧是你hs投资的大头,你真撕番对你们hs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“你少转移话题!”

    韩修瑾发怒,他就是不甘心!韩修宁成名多少年了,热度多大,竟然跟乔麦平番,这不是自降身价吗?

    “乔麦有电影加电视剧加成,实绩摆在那,国民度摆在那,怎么不能平番?修宁是顶流,可是他有什么电影实绩?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向着你女朋友,扯么多!”

    韩修瑾气得发火,怎么都憋屈。

    陆英闻略微有点不耐烦:“你知道了还这么多废话,我不向着她我向着你?她是lb未来重点要捧的对象,没你这部剧对她丝毫没有影响,要么平番,要么别拍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