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乔麦火了。

    《始祖大佬》3月7号首播,h电视台为了拉新广告,疯狂吸金,丧心病狂地剪剧加长集数,依然拦不住收视率节节攀升,46号大结局,结局收视率高达96,cvb平均收视率61。

    46号大结局后,h电视台立刻白天黄金时段二轮重播。

    剧大爆,全剧组都跟着飞升了,男二和女二,直接飞升提伽接到了一番上星剧。

    加成最大的就是乔麦,娱乐圈现在是青黄不接,各种整容脸,各种抛弃父母美貌基因的星二代,观众已经饥渴了很久,好多年没碰到她这样天然有辨识度,可塑性强,笑时眼里有星光,冷时霸气外露多面性绝代女星了。

    剧火加成,自身条件一骑绝尘,再加公司强捧。

    乔麦直接从糊伽新人,飞到顶流一线!

    微博粉丝涨了2000多万,广告接到手软,各种大制作雪花一样抛向她,往常低眼看她,冷淡高傲的公司大伽们,现在见到她集体变得温柔慈爱,亲热地叫她麦麦~

    然而这些都不重要——

    重要的是!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啊哈哈哈哈哈哈哈!!”

    乔麦在家里,举着一堆银行卡,狂笑!

    里面全是钱啊,她女富豪了有没有!

    够包陆总,睡他一辈子了!

    有没有!

    祁正南打电话来,手下艺人大火,他有分成,就算是他一贯严肃,也变得和颜悦色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有制片人找我接洽,想为你和韩修宁量身制作一部现代剧,剧本原创。”

    乔麦放下银行卡,她讲:“还和韩修宁和体啊,不太好吧?”

    她觉着她和韩修宁捆绑有点太深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片酬多少啊?”

    乔麦随口问,祁正南报了对方开的片酬,乔麦手里的‘家当’掉了一地!她眼珠子都快掉出来——

    “多少?”

    她心都在打哆嗦,怀疑自己的耳朵出毛病了。

    祁正南又再次说了一遍片酬,她现在是顶流,身上流量巨大,对方就是看中她和韩修宁合体的巨大圈钱能力才要为他们量身制剧,这个片酬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乔麦手捂着胸口,她痛苦地叫了一声,靠,她的小心脏在受不了了,么的,这片酬是她之前赚的总数的3倍多。

    “接!”

    她举着电话斩钉截铁地讲。

    有钱不赚是傻子。

    祁正南讲:“韩修宁那边也是很想和你再次合作,他那边没问题,但是你还是先和陆总商量一下吧,要他同意才行。”

    乔麦不以为意:“和他商量什么?又不是选他当男主。”

    祁正南:“……你还是先和陆总商量一下。”之前他就和总谈过,陆总并不同意乔麦和韩修宁再次合作捆绑太深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晚上。

    陆英闻回到家,乔麦趴在沙发上看小说,看到他进门,她扭头看过来一眼,继续看小说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陆英闻过来,抬脚在她q弹的屁股上踩了一脚:“起来。”

    他指了指自己的领带。

    乔麦扒着不动:“我已经是一代女富豪了,女富豪怎么可能给男人解领带,不解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压下身,手臂撑着沙发,瞧着她意味深长地笑:“你最近有点飘啊。”

    乔麦挪了挪屁股,淡定地讲:“嗯,你看出来,我膨胀了,最近天天都在想怎么把你压在床上xxoo,为所欲为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忍俊不禁,低头在她粉白的颊边亲了亲,附耳逗弄她:“所以你半夜做梦都要啃我?你还不够为所欲为?你还想怎么为所欲为?嗯?”

    乔麦头埋下去,抖着肩,脸红到耳根。

    ……靠,她不知道啊,她就做了个春梦,她已经这么饥渴这么张狂了吗?

    磨磨蹭蹭的,乔麦爬起来,给他解下领带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有件事跟你说,祁正南打电话来,有制片人想找我和韩修宁再合作一部现代戏,祁正南要我打电话给跟你说下。”

    乔麦就很随意的说,结果陆英闻听了以后平淡地说:“推了,我不是和祁正南说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为什么?”

    乔麦根本没想到他竟然会拒绝,天价片酬哎!她这也算是为公司冲业绩了,他竟然拒绝!

    陆英闻解开衬衫上的两颗扣子,坐下说:“你和韩修宁的捆绑已经太深了,再合作,对你的发展没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啊?不发展也没事啊,给钱就行。”

    乔麦坐下来,她真心实意地讲。

    陆英闻眯了下眼睛抬头:“你的梦想呢?你进这个圈子没有追求吗?”

    乔麦呆了呆:“……当明星还要有追求啊?不就是为了赚钱吗?我的梦想就是赚钱啊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目光一转翻了个白眼,看出来了,天天捧着一堆银行卡,笑得跟二傻子似的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又不缺钱,完全可以放手提升自己,接一些好的本子,冲奖,挑战不同的角色。”

    乔麦微微张着嘴,这么复杂?她讲:“……当明星还要提升自己啊?其实我没有什么雄心壮志,我就想躺着赚钱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斜眼看她,眼神:你个不上进的废物。

    乔麦咽口水,突然脸红,他什么意思?要她提升自己,他对她的期望这么高吗?他是不是在向她暗示什么?

    也是啊,她现在有钱,但是陆总比她更有钱,她不拿个奖包装一下自己,将来还真不太好迎娶陆总。

    乔麦深呼吸,她双手握拳,郑重地说:“陆总,你说的太对了!是我肤浅了,我决定了,等我接完这部戏,我就去提升自己,冲奖,升华,挑战不同角色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听到她话前半句,脸上带笑,眼神赞许,听到她后半句,表情瞬间冰封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他不跟她废话了,直接否决。

    乔麦求了半天,不论怎么撒娇,陆英闻就是不同意,她色,诱都用上了,结果男人把她吃干抹净,翻脸无情地不认账了。

    她白牺牲了……

    眼看大几千万的巨款要飞了,乔麦捂着胸口痛心疾首,当晚绝食,抑郁了。

    半夜,乔麦上了一趟卫生间回来,她站在床边,在昏暗中,幽幽地盯着男人看。

    这缺钙的小娇夫太狠了。

    她今晚绝食抗议,这小娇夫当着她的面,吃顶级牛排,喝lh红酒,动作优雅,魅力逼人。完全无视她饥饿的眼神,梨花带雨,恰到好处的绝美泪光。

    不行,她不能这么放弃。

    想想韩修宁迷人的帅脸,还有闪闪发光的片酬。

    乔麦眼神坚定。

    她一掀被子躺下,贴过去抱着男人的腰,脸蹭了蹭,嘴里迷迷糊糊的装作说梦话。

    “韩修宁韩修宁韩修宁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身子动了动,醒了,乔麦咧着嘴窃喜,她闭着眼睛,更加大声地念:“韩修宁韩修宁韩修宁韩修宁我要跟韩修宁拍戏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她发自内心的呼唤了吗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乔麦抱着胡乱卷起的韩修宁的海报。

    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她被扫地出门了……

    陆总显然没有听到她发自内心的呼唤,被她吵醒后唰地坐地来,从床底下掏出她私藏的韩修宁的海报,卷巴朝她怀里一塞,连人带海报抱起,把她丢出门了!

    “带着你的韩修宁去睡吧!”

    男人一脸起床气,阴着脸,甩了一句话,怦地关上门!狠心地抛弃了她!

    乔麦抱着海报站在门口,心里一片凄凉。从她发家致富后,她已经很久没有凄凉过了,她果然是脱贫了,居然开始烦恼爱情了。

    乔麦摇摇头,叹了声气,抱着‘韩修宁’去客房睡。

    她刚扭头,房门忽然开了,陆英闻沉着脸,夺了她怀里的海报唰唰撕成碎片,又塞回她怀里,扭头进屋怦地再次关上门。

    乔麦: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十分钟后……

    乔麦站在门口敲门,她大声喊:“陆总!你千万不要误会,我对你一往情深!我绝对没有精神出轨!这完全是误会,我不喜欢韩修宁!我就爱你!”

    靠,她刚躺床上想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,陆总怕不是吃醋了误会了吧!

    “陆总!陆总!!”

    乔麦敲门,再敲门,大声喊。

    门突然开了,陆英闻沉着脸看她,手上拿着把瑞士军刀面无表情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……陆总,晚安。”

    乔麦咽了口口水,一扭头嗖地跑得飞快!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星期六,乔麦和陆英闻去海边度假村玩,他朋友白南阳组了个局,约了一堆好友出海玩。

    乔麦第一次上游艇。

    还是豪华游艇,听说是白南阳买的。

    这是陆英闻第一次带她见他的朋友,乔麦本来还挺激动,她特意打扮的青春表现,衬衫加牛仔短裤丸子头,一上游艇,她内心一个大写的囧。

    游艇上一群二代,被一堆穿着比基尼火辣围着,个个身材火辣,这场面,跟电影里一模一样,原来真的是艺术来源于生活。

    乔麦还看到了宣宇和文晖,宣宇据说很好色,左右各抱一个美女。

    文晖靠在边角沙发上,手上握着酒杯。

    大家伙纷纷和陆英离打招呼,季宋阳也在,他主动和乔麦打招呼:“麦麦,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文晖扫了乔麦一眼,他就笑了,笑里掺着讥嘲不屑,“陆老四,你的女伴怎么就穿成这样就来了,这边有泳装,我让人带她去换。”

    么的,这是羞辱她呢,说她跟这些外围女一样。乔麦也没有反击,她弱小没背景,犯不着得罪这些人。

    陆英闻拉着乔麦的手,淡淡说:“这是我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女朋友三个字,份量有多重,不用多说大家伙就都懂了,纷纷和乔麦打招呼。

    文晖表情有点阴沉,喝着酒冷眼看过来。他最近和陆英闻关系弄得很僵,他投资失利,几次找陆英闻帮忙,陆英闻一直推。

    何娜也来了,她穿着比基尼,还是半透的,胸呼之欲出。靠,又隆了,乔麦一眼看透,她一个女的看得都要流鼻血了。

    何娜坐过去,宣宇笑着在当众捏了她那一把,何娜也不生气,扭着腰粉拳捶了他一小下,然后一扭腰竟然坐在了旁边,宣宇同学的大腿上,和人调情。

    乔麦表面镇定,心里已经惊声尖叫了!靠,何娜太会浪了!

    陆英闻去甲板上接电话,文晖放下手里的酒,也跟着出去了,何娜又从男人腿上滑开,过来找乔麦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陆总会带你来的。”

    何娜跟乔麦咬耳朵:“他们这群富二代都是这么玩的,女伴共享,乔麦,别放不开,这群人里你随便泡上一个就够你资源不断的。”

    乔麦不动声色,她心里有数,何娜这是拉她共沦,暗示她俩一样都是玩物,去死!你是女伴,老子是女朋友!

    陆英闻在甲板上,他挂了电话回头,看到文晖,他淡淡一点头。

    “陆老四,人都带来了,你女朋友,今晚给我们大家共享一下呗。”文晖一把抓着陆英闻的手,他故意挑衅,有点阴毒地说。

    陆英闻抽手,忽然反手一耳光甩出去,他力道大,文晖又猝不及防,直接被打翻在地!文晖惊呆了,他愤怒地爬起来:“陆英闻,你敢打我!”

    陆英闻上前一步将他提起来,甩手扔到了海里!动作干脆利落!

    乔麦出来找他,正好看到他拎着文晖扔到了海里,她吓得跳了一下!

    游艇下头的小艇上有救生员,他们立刻跳水去救人!乔麦扒着护栏看文晖被捞上来,陆英闻走过来,她猛咽口水:“……陆总,你怎么这么猛啊。”

    拎小鸡似的就把文晖扔水里了!

    乔麦想不通了:“不对啊,你这么猛,怎么每次在我面前都那么菜啊?”

    陆英闻斜她一眼:“是啊,为什么?自己想!”

    想不通。

    乔麦才懒得想,文晖已经被捞上来了,他气得半死,挣开救生员的手气急败坏地大吼:“陆英闻!”

    文晖脸涨得通红,他忽然笑,那笑带着一种报复的示威,极其的阴毒,他讲:“温温怀孕了,孩子是谁的,你不会不清楚吧?”

    乔麦瞪着眼睛,嘴巴张圆——

    “温温怀的是你的孩子!”

    文晖大声说,他故意去看乔麦:“乔小姐,你听清楚了吗?”

    ……我听清楚了。

    乔麦表情风中凌乱。

    “孩子不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淡淡说,文晖猜到他会否认,他冷笑:“陆老四,敢做不敢认,你哥无精症不能生!”

    陆英闻听到他说陆英齐的事,他的眼神瞬间可怕:“你胡说八道什么!”

    “你心里清楚,温温怀的就是你的孩子,你敢做不敢认,当初你做了什么你不清楚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清楚,我说过孩子不是我的,让文温温自己去做鉴定!”

    陆英闻不耐烦了,懒得和他废话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闹了这么一场不愉快,陆英闻没心情玩了,他和乔麦直接回了度假酒店。

    乔麦一路沉默寡言。

    回到酒店房门,陆英闻关上门,他拿着手机到阳台上打电话给陆英齐,冷冰冰质问:“文温温怀孕了?她怎么会怀孕?”

    陆英齐正在小区里遛狗,他惊讶地说:“她怀孕了?我不知道,谁的,你的?”

    陆英闻语气一沉:“你别跟我打哑谜!谁的孩子?”

    陆英齐坐在长椅上,表情漫不经心:“人的呗,还能是狗的,不是你的,你管他是谁的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文晖说是我的,你告诉我那孩子到底是谁的?”

    陆英齐怀里抱着小鹿犬,他摸摸小狗的脑袋,眼珠子一转,叹一声气讲:“好吧,我不瞒你了,其实孩子就是你的,我早知道你房间里有摄像头,那录像被我剪辑过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真的,你会剪辑?你会一秒不少的群发吧。”陆英闻面无表情地嘲讽他。

    陆英齐笑出声来,他嘴里啧啧啧,叹息着摇摇头:“怎么可能呢,我当然会剪,还会剪很多,我会剪掉多余的截取你和文温温的床戏精华部分,群发到朋友圈里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不说,那孩子到底是谁的?”

    陆英闻不耐烦了,陆英齐笑着说:“这件事你不要再问了,我会处理的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陆英闻回到房间里。

    乔麦坐在床上,她抱着枕头问:“文温温真的怀孕了?”

    陆英闻点头,乔麦倒吸了口气:“谁的啊?不是你哥的,也不是你的,那是谁的?不是,这文温温挺风流啊,嘴里说爱你,还要给你戴绿帽子。”

    拍着枕头,乔麦脑子里忽然冒出一句:不会是你爸的吧。

    狗血小说里都这么写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宣宇打电话来,在电话里笑:“陆老四,带着你女朋友来打牌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去了,她有点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宣宇笑,也没再强迫,他话一转口讲说:“英闻,跟你谈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何娜也算是我家亲戚,她照顾宣雨这么多年,我也想回报她一下,打算花点钱捧捧她,你家乔麦最近大火,让乔麦带带何娜,让何娜在乔麦的剧里混个女二怎么样?”

    陆英闻讲:“我让别的艺人带何娜吧。”

    宣宇知道他这是不同意,他笑着说:“行,知道你宝贝,这事先不提了,你过来一趟,我有事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陆英闻去了宣宇的房门,门没有关,他推开门进,房间里没有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