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“乔麦!”

    乔麦刚从超市回来,走到家门口,她忽然听到有喊她,她回过头一看,路边停了一辆车,宣雨从车里出来。

    乔麦立刻笑了,她激动的搓手,宣雨这么急着过来,肯定要感谢她,手上没拎东西。她更激动了,这肯定是要直接转账给钱感激她,宣家小公主怎么也得值一百万吧。

    乔麦赶紧从包里掏出手机,准备收款,两眼发光地盯着宣雨。

    宣雨快步走过来,她挥手就搧了乔麦一耳光!啪的很大一声,格外的响!

    乔麦根本来不及反应,她懵了都:“你有病啊!你打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别装了,就是你故意害我,又装好人来救我!你无耻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乔麦都气乐,她昨天跟张进发打架,脸上现在还青一块紫一块的,她现在觉着自己像个傻逼!“我真不应该救你!”

    么的,没见过这么狼心狗肺忘恩负义的!

    “你别假腥腥了,就是你害的我!”

    宣雨冲过来打她,乔麦不耐烦了,推了她一把,宣雨个子娇小,人也柔弱不禁推,她就轻轻一推就把宣雨推倒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宣雨红了眼,爬起来又过来扑打她,乔麦一下火了,她从塑料袋里抽出东北大葱咣咣咣死命的抽过去,一嗓子吼出去:“你没长脑子啊!是谁害的你你不会自己到金皇酒店查啊!你是不是智障啊,听别人煽风点火你就信,你脑子呢,寄存在你妈肚子里了忘取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她又凶又野蛮!

    宣雨被她吼得吓了一大跳,她哆哆嗦嗦哇地哭了,“你凶我。”

    乔麦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举着断头的大葱……

    头顶一万头草泥马奔过。

    ……妹妹,咱在吵架,有点气势行不行啊?

    宣雨跺着脚在那嚎,就跟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!乔麦本来不想理她,她一扭头,忽然看到门开了,她嗖地将手里的菜天女散花地扔出去,身子朝地上一趟……

    “哎哟,哎哟,我求你了,宣雨,你别打我了,我真的没害你,我冤枉啊……”

    乔麦捂着肚子在地上滚了两圈。

    陆英闻走到她身边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宣雨又急又气,明明是她打她,她不要脸,宣雨冲到陆英闻跟前哭着喊:“英闻哥,我没动她,是她打我,她拿臭大葱抽我的!”

    “你跑来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陆英闻皱着眉头问,宣雨鼻子一酸,眼泪唰地涌出来:“是乔麦害的我,就是她找人给我下了药送给张进发的,英闻哥,她不是好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听谁跟你胡说八道的?”

    陆英闻声音陡然一下冷下去,严厉的让人胆寒。

    宣雨吓得不敢哭了,陆英闻看到躲在车子旁边的何娜,他眼神犀利。

    “别人说什么你都信,事实什么样你不会先去查?光凭一张嘴就给人定罪,谁教你的?”

    宣雨不敢回嘴,她垂着头,心里忐忑,又动摇了,他说的有道理。

    有陆英闻在,宣雨话都不敢多讲,她哭着上了车,离开了。

    乔麦还躺在地上,陆英闻走过去:“……别演了,你在我面前还用演戏?”她什么样的人他不清楚么?

    乔麦表情呆了呆,脸腾地红了,羞愧啊,她摸着头坐起来:“……勾心头角的习惯了,本能反应,抱歉,抱歉。”

    她爬起来去捡地上的葱和菜,陆英闻忽然将她拽起来,他捧着她的脸狠狠拧了眉:“你脸怎么,她打你了?”

    “打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书房里。

    陆英闻坐在椅子上,他身子微微歪斜着,跟宣宇在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小雨今天过来,打了乔麦。”

    “她就会胡闹,你别理她。”

    宣宇就笑了一下,没把这事放心上。

    陆英闻抬眸,淡淡地说:“让她过来给乔麦道个歉。”

    宣宇在电话里沉默了片刻,然后他笑了一声:“英闻,你不是吧,为一个乔麦你让我妹妹给她道歉,她什么人?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女明星,她配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都不是的女明星救了你妹妹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的语气不轻不重,却无形间透着一股凛冽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宣宇在那头皱眉,他在心里咒骂陆英闻没事找事,嘴里却是不敢:“英闻,不是吧,我们这么多年的朋友比不上你那个女朋友?多大点事,你哄哄不就完了,至于还要我妹去给她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让她不来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只说了一句,就直接挂了电话,可以不来,只要宣家付的起代价。

    妈的!

    宣雨放下手机,他忽然生气,气得摔了手机!又狠狠踢了一脚!

    妈的,这年头怎么谁都给他脸子!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“……小张。”

    乔麦走进卧室,她关上门,压低声音喊。

    小张正在做面膜,她一听乔麦这语调,惊的垂死病中坐,面膜都飞出了,她喊:“姐!你不会还不死心,想抛弃陆总半夜打包潜逃吧!”

    上次半夜,乔麦想拎包跑跳,就是打给小张来接人的,结果让陆总先发制人了。

    乔麦:“不是,你帮我查一下何娜。”

    小张捡起面膜,重新贴脸上,一张好几十块呢,她讲:“姐,你查她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查查她有没有害过宣雨,背着宣雨干什么坏事,何娜这种人,我不信她对宣雨有什么真心。”

    小张答应了,她心里好奇:“姐,你干嘛要查她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你就别问我,我有用处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乔麦扬了下眉毛,搞定,她必须把何娜这个煽风点火的搅屎棍从宣雨身边弄走,宣雨就根本不是威胁了。

    她不喜欢宣雨,但是她现在四面楚歌,多一个仇人不如多一个朋友。

    陆英闻还在书房里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查到了吗?”

    沈琳是金皇后区那片有名的狠角色,有点灰色背景,陆英闻救过他的命,他对陆英闻一直毕恭毕敬。

    沈琳讲:“陆总,我查了,我已经找到给宣雨下药的那个人,他是一家叫润基的公司的老板,被宣宇搞破产了,他之前就一直在宣宇住的地方徘徊,就是他给宣小姐下的药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查到跟文家有关系?”

    沈琳讲:“我仔细查过了,没有查到和文家有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那就不是文温温做的,是宣家的仇杀,陆英闻心里头暗暗松了口气,不是文温温,那就好办多了,他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帅哥,你寂寞吗?”

    乔麦忽然推开门,她两手扒着门,只露出一双水晶似的黑眸子,眨巴眨巴。

    陆英闻轻挑了下眉毛。

    “嗯,有点儿,有事吗?”

    乔麦耳朵通红:“我想念你滚烫的胸肌,约吗?要不要激情一夜?”

    陆英闻眼底藏着笑,他朝她伸手,乔麦坐到他腿上,陆英闻搂着她的腰低笑:“刚被打了一巴掌,你现在还有心情想这事?”

    “反正都这样了,周围全是敌人,我愁也愁不过来,说不定我明天就要被捅刀子泼硫酸,送命加毁容,到时候爱情没了,事业完蛋,我还是赶紧抓紧时间及时行乐,多睡睡你,说不定明天我就睡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她要是毁容,这小娇夫肯定要抛弃她的,乔麦淡定地讲:“我决定趁着我还年轻貌美一代妖姬赶紧风花雪月,纸醉金迷,晚上请你吃澳洲大龙虾。”

    想那么多干嘛,她就是穷人乍富有点懵,天天怕这怕那,怕个屁!

    愁也是一天,笑也是一天。

    珍惜眼前吧!

    陆英闻亲了她一下,忍不住笑,她是真的乐观,他就喜欢她这样。

    “告诉你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搂着她,凑到她耳边啄了一口,低声讲:“我让人查了,给宣雨下药的是他哥的仇人,报复他哥的,跟文温温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乔麦激动的两眼放光,她简直不敢相信,文温温那小毒女竟然是清白的。

    陆英闻笑着一点头。

    太好了,乔麦捂着胸口,只要文温温还残留一点人性,她这心里就安全多了。

    “走吧,先去吃龙虾,吃完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陆英闻偏头,在她耳边低笑,气息热烫,“再让你睡,狠狠的睡。”

    男人的声音性感,气息撩人,乔麦耳朵滚烫,她满眼无辜:“龙虾?什么龙虾?”

    陆英闻眼神瞬间凉了:“……你不是说要请我风花雪月,纸醉金迷,吃澳洲龙虾?”

    乔麦:“哦哦,改天吧,我最近都很忙。”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,一只2000多,他又特别爱吃,一顿没个万把块下不来,抢钱呢!

    陆英闻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行,不吃了。”他淡定的一点头,从容地拉开抽屉,拿出一盒安全套,“来吧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宣雨回到家,眼都哭肿了,她回到房里扑到床上,又气又委屈。

    何娜叹了声气过来安慰她:“我就跟你说了吧,你还不信,乔麦多会装,她最会算计人倒打一耙。”

    “小雨我跟你说,金皇酒吧的事肯定是乔麦在设计你。”

    宣雨扭过头气得吼她:“你不要再说了!你怎么老是提金皇酒吧的事!”她恨不得把昨晚的记忆从脑子里挖出去,何娜就跟故意的似的,老是在她面前提!

    宣雨推门进来,何娜立刻起身,看了他一眼笑:“宣宇哥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她胡说八道什么?”

    宣宇刚开门的时候全听到了,他眼神冷冷地看何娜,何娜心里发慌,小心陪着笑脸装作镇定。

    “你去找乔麦,打了她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宣宇问宣雨,他一向疼这个妹妹,口气从来都是温柔宠爱的,从来没像现在这样冷酷。

    宣雨心里的委屈积攒到了一个极点,她憋着泪发脾气:“是,我去找她打了她!就是她故意害我!我恨她!我从小到大没交过男朋友,干干净净,就是她害得我被张进发欺负,你知道张进发有多恶心吗?”

    宣雨说着,崩溃的坐在床上大哭!她受了这么大的委屈,每个人都不说来心疼她,个个都来骂她!

    “谁跟你说是乔麦做的?她为什么设计你,她设计你干什么?”宣宇在一旁质问,为这个妹妹的蠢他真是心累。

    何娜连忙插话,她笑了一下讲:“宣宇哥,乔麦想嫁进陆家啊,陆总要跟宣雨结婚,乔麦当然恨宣雨,要毁了她啊。”

    宣雨听到何娜的话,心里更恨,气得咬牙:“就是这样的,她就是想毁了我,让英闻哥嫌弃我!”

    宣宇一个阴冷的眼神扫过去,何娜脸发白,她不敢再多话了。

    宣宇回头讲:“陆英闻从来没要娶你。”

    他也不怕宣雨伤心,他把话挑明了:“小雨,陆英闻是什么人呐?他这样的身份绝不会娶你这类娇小姐。”

    宣雨脸都白了,连他都这样说她,她声音都哑在嗓子里,“我、我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哭着问,她怎么了?什么叫你这类娇小姐?

    宣宇没有再继续说下去,他淡淡地说:“陆英闻打电话过来,要你跟乔麦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去!”

    宣雨发脾气,抱着玩偶一个劲儿的哭!要她跟乔麦道歉,凭什么,她配吗?她是宣家大小姐!

    宣宇没再纵着她:“你必须得去,你不去陆英闻就会迁怒到宣家身上,你一耳光,可能打掉宣家几亿的资产,何娜,你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宣宇朝外走,喊何娜。

    宣宇的房间在2楼最西面,何娜跟宣宇走进他的卧房,她关上门,刚一转身,宣宇一耳光搧到她脸上!

    何娜撞在门板上,她捂着脸,也不敢生气,只白着脸小心翼翼地笑:“宣宇哥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谁让你在小雨面前挑拨煽风点火的?”

    何娜陪着笑:“我也是心疼小雨,乔麦平时老是欺负她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你不用跟在小雨身边了。”

    宣宇不耐烦地,何娜鼻尖冒汗,她慌乱地看他,宣宇表情冷酷,他妹妹任性但是人也单纯,他心里门儿清,都是何娜在挑拨。那是他亲妹妹,他不会送给何娜这种低贱人的利用。

    何娜抬手顺了下头发,她冲着宣宇妩媚的一笑,上前一步跪在宣宇身边,她去解宣宇的皮带扣……

    又不是没睡过,

    宣宇也没拒绝,何娜18岁就主动爬上了他的床,免费的,不要白不要。

    宣宇由着她使尽手段伺候自己,何娜会玩,在床上玩的开,也浪,什么花式都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结束后,宣宇毫不留恋地下床,他从抽屉拿出两粒避孕药递给她。

    “吃了。”

    宣宇不喜欢戴套,他不可能让何娜这种炮友有机会怀上宣家的孩子,每次他都是亲自看她吃下药,才让她离开。

    何娜接过药没犹豫就笑着吞下了。

    “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宣宇朝浴室走去:“你以后别跟在宣雨身边了,你不是想出道么,给你投个网剧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宇哥。”

    何娜心里狂喜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那个润基的老板,被宣宇搞破产,家破人亡的,他给宣雨下药,被警察抓了。警方那边审问出来,那人确实就是为了报复宣宇,他知道张进发爱玩,就把宣雨送到1010包间了。

    确定了跟文温温无关,乔麦安心了不少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浴室里。

    文温温手上捏着一根验孕棒,上面显示两道红杠,她激动的呼吸发抖。

    她怀孕了!

    她怀孕了!!

    她怀了英闻的孩子!

    文温温手捂着嘴,她激动得哭了,她月经一直不准,迟了一个多星期,她就买验孕棒来测。

    她本来没也奢望能一次就中,没想到她竟然怀孕了!

    拿着验孕棒,文温温急忙去卧室里找陆英齐,陆英齐正在看一本悬疑小说。

    文温温急忙把验孕棒给他,脸激动的发红:“英齐,我怀孕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陆英齐捏着验孕棒,他轻挑了下眉毛,笑了,“太好了,你真的怀孕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这事先别说出去,尤其先别告诉英闻,等你怀孕三四个月,胎稳了,再喊大家公布。”他放下验孕棒说。

    文温温急忙点头。

    他说的对,英闻一定不想要这个孩子,可是她一定要生下来!谁都别想拦她!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宣雨的剧2月8号寒假档播的,从导演到男女主被骂得轰轰烈烈,扑得凄惨无比,首播即巅峰,最均平均收视率021,历史最低。

    3月6号大结局,h电视台堪称奇才,《灵瑶》的接档剧是乔麦和韩修宁的剧《始祖大佬》,这是故意搞事打算黑红啊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