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在小区的公园里坐了半天,乔麦冻得双脚像冰块才彻底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她深呼吸用双手捂住脸。

    “让你作,把男人作没了吧?”

    她苦笑,低低的自嘲,然后抬手捋了把头发,她吐气:“不对,乔麦,不是你作,明明是他不够爱你,如果真的爱得深,怎么可能这么快变心。”

    她掏出手机,犹豫了片刻,果断地打电话给陆英闻。

    她只问了一句:“陆总,你和白南珠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陆英闻在电话里冷淡地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乔麦点头,她拼命压制住情绪:“我知道了,祝你幸福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分手了。

    哭是没有用的。

    悲伤是纯属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从陆英闻的小区出来,乔麦就打电话给小张,她表情冷酷:“小张,你不是有助理网吗,你传出去,就说陆总喜新厌旧,乔麦惨遭抛弃被分手了。”

    赶紧把消息传出去,既然分了,她就跟陆英闻赶紧划清界线,让文温温和宣雨赶紧转移斗争方向,却斗白南珠去!

    “记着,传得越凄惨越好,就往这个方向传,陆总根本不爱乔麦,从来没爱过,就是玩弄她。”

    小张咽口水:“姐,你真要这样自虐吗?”

    乔麦:“……不是自虐,是自保。”

    小张不愧是王牌助理,一个小时消息就传出去了,乔麦特意去了公司浪了一趟,她眼睛通红,满脸凄惨,梨花带雨,到处向公司同事展示她被‘惨遭抛弃’的凄凉,增加消息的真实性。

    可巧了,乔麦上电梯,竟然遇到了宣雨,宣雨高高在上地看她一眼,讥嘲她:“我早就跟你说过,别痴心妄想。”

    乔麦眼泪喷出来,她捂着嘴浑身发抖,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一抱住宣雨!

    “他说他根本不爱我,他说当初看上我,就是因为我长得像文温温!”

    “我心都要碎了,原来我就是替身!”

    乔麦趴在宣雨肩上,没命的哭,‘撕心又裂肺’,一面撇清,一面把斗争方向转移给文温温。

    “他玩弄我的身体,玩弄我的感情,最后扔垃圾一样就把我给扔了——”

    乔麦正哭得肝肠寸断,电梯忽然开了,她正哭得抽入,背着身也没看到进来的谁。

    管他是谁,反正陆英闻不在公司。

    宣雨忽然身体变得僵硬:“英闻哥。”

    乔麦身体顿时僵住,她脸都绿了,么的,点儿太背了,不去陪你的南珠妹妹,跑来公司干什么?报复她吗?

    乔麦瞬间反应过来:“公主,我不敢得罪陆总,帮帮我。”

    她在宣雨耳边快速说,然后迅速一擦眼泪,可怜巴巴:“陆总好,我在给教演雨演一段暴发戏,宣雨,就得这么演。”

    宣雨跟不上她的思路,眼神发懵:“……哦,是、是啊。”

    乔麦赶紧讲:“到4楼了,我走了,88”

    她赶紧下了电梯逃离现场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下午3点10分。

    陆英闻站在落地窗前,他环着双臂,俯瞰脚下的城市,面色沉沉。

    他已经站着深思了好一会儿。

    白南阳打电话来,他是白南珠的哥哥。

    白南阳笑着问:“我一直等你电话呢,上次我说你和南珠结婚,陆白两家联姻的事,你想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陆英闻沉默了。

    白南阳的笑声消失:“英闻,我没想到你会犹豫,我们这样的家世不强强联姻,你是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陆英闻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南珠喜欢你,她从十几岁就喜欢你,我们两家门当户对,我妹妹又那么出色,我不明白你在犹豫什么?联姻的事我早就跟你提过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站在桌前,他轻轻闭了闭眼睛,很快有了决断:“不了。”

    白南阳万万没想到,他在电话里沉默了一会儿才沉沉开口:“理由?”

    陆英闻讲:“因为我不喜欢她。”

    他曾经也以为感情可以培养,他也以为自己可以轻松管控感情。

    然而这几天和白南珠相处,他发现,白南珠很好,她温柔,可爱,比那个没心没肺成天搞事业,一有情况就跑路的女人好太多了。

    可是,他就是不喜欢。

    白南珠很好,可是她不是乔麦。

    喜欢是这样简单粗暴,又毫无道理。

    白南阳生了气,直接挂了他的电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