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检讨书。

    标题:我怎么可以不认识英俊帅气,潇洒逼人的陆总!

    第二天中午,乔麦在大老板办公室里,手捧着检讨书,声情并茂地大声朗读——

    “我生在黄土高坡,长在黄河两岸,来自穷乡僻壤,目光短浅,没见过世面,深受垃圾电视剧的荼毒,以为老板都是地中海,啤酒肚。”

    “在看到陆总英俊的容颜后,我的短见蒙蔽了我的,我的——”

    乔麦伸头看,昨晚熬夜写的,一堆错别字,这一团团是哈啊,哦,她赶紧念:“我的智商,我的短见蒙蔽了我的智商,我万万没想到还有陆总这样年轻有为,英俊帅气的,老板,所以我没有认出来,我错了,我为我的眼瞎和短浅郑重地向陆总认错。”

    完了,乔麦叠好检讨书。

    一抬头,看到老板面色不善良,颇为冷酷。

    乔麦脖子一缩,难道老板不喜欢这种粗犷的风格?

    陆英闻向后靠在椅背上,面无表情:“这就是你这一个多月培训的结果?”

    乔麦:“啊?”

    陆英闻:“知道我为什么要你在这念检讨?你以为我在捉弄你?”

    难道不是?乔麦垂头暗地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陆英闻:“我让你在这念检讨,是想试试你的演技,公司给你立的人设是天然呆,游凤林一定和你说过了,可是天然呆我没看出来,我只看出傻逼。”

    乔麦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骂人……

    她抬起头,嘴唇微微抿着,有一点点倔强的样子,眼睛噙满泪,一滴泪从左眼滚出来。

    她这样一个大美人,原本应该是浓艳如画,可是她这样眼里噙满泪。

    瞬间天真柔弱的像个小女孩。

    陆英闻盯着她看,忽然直起身说:“好了,演的勉强过关,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大老板!”

    乔麦赶紧鞠躬,一抹眼泪,嗖地跑了。

    陆英闻:“……”

    乔麦发现自己还没出头,就被人打压了。

    事情是因为,她发现她的团队老是被宣雨借走,导致她不是服装没人管,就是化妆师没了。

    乔麦去找游凤林,游凤林在自己的休息室里,摘了眼镜,露出一双很秀气的眼睛,气色堪称冷酷。

    乔麦脖子一缩就想走。

    “回来。”

    游凤林喊她,乔麦急忙扭头过去,游凤林已经戴上了眼镜,又是干练冷酷的游大经纪人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游凤林问。

    “哥,宣雨是不是在针对我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她看出我要火?眼光还真毒。”

    乔麦感慨,游凤林快速翻了个白眼:“娱乐圈没人敢保证自己会火,以后这种话烂在肚子里,别再往外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就开个玩笑。”

    “宣雨的哥哥和陆总关系很深。”

    乔麦吃了一惊,她急忙凑过去小声跟经纪人咬耳朵:“哥,是吧,陆总真的是同性恋!”

    游凤林眼角一抽,憋不住发作:“站好了!”

    乔麦急忙立正站好。

    游凤林闭了闭眼,长话短说:“宣雨喜欢陆总。”

    乔麦张大嘴巴:“原来是这样,她以为我在勾引陆总啊,我哪有那个胆子。”

    游凤林推下眼镜,目光凌厉:“你得有。”

    乔麦:“……哥,我还是新人,你教我点正能量吧。”

    游凤林:“那玩意我身上没有,全公司的人都没有,你也快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乔麦:“……”

    游凤林:“新人受打压是很常见的事,在你没火之前你周围全是坏人,等你火了,他们自己就会变成好人。”

    乔麦不死心:“真的没办法了吗哥,她把我助理都借走了。”

    游凤林:“她经纪人的助理把我的专属马桶都抢走了。”

    乔麦听懂了,得罪不起,她忍不住问:“您不是金牌经纪人吗,也这么辛酸啊。”

    游凤林:“王牌经纪人本质也是打工的。”

    乔麦叹气:“我知道了哥,要是我哪天火了,我一定给你弄一独立卫生间,带指纹锁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游凤林:“……”

    乔麦12月的时候去海南拍综艺《跑跑跑》,她是新人第一次拍综艺,游凤林亲自陪同,飞到海南带她。

    在拍之前乔麦早已经做足了功课,把前三季的《跑跑跑》全集看了好几遍,摸清了所有的游戏规则和六位主持人的性格。

    《跑跑跑》是现在国内收视率最火的综艺节目,六位主持人都是男性,张飞峰和宋一明都是影帝,四十多岁,功成名就,圈内人脉广,人都很和气。

    程应宇24岁,是当下正火的偶像歌手,夏孟南24岁,两部大热剧男主,正当红。

    另外两个主持人是业内有名的综艺主持人

    乔麦和他们打招呼时,明显的就感觉到他们对宣雨的经纪人钟晓峰更热情。

    不过张飞峰和宋一明两个大伽影帝倒一视同仁,和游凤林勾肩搭背。

    要不人家是影帝呢,会做人,不管心里怎么想面上滴水不露。

    乔麦看到游凤林被排挤站在一旁,他若无其事地笑着,她心里头忽然心酸,顿时瞧着游凤林亲切的像大哥,同是天涯沦落人啊……

    人员到齐了,导演让大家准备,一会儿要拍了。

    乔麦没想到,大家会挤在一个休息室里,宣雨显然也没有想到,所以她的脸色很不好。

    “我不穿,我说过多少遍了,我不穿这种便宜的衣服!”

    宣雨不耐烦地发脾气,她的助理陪尽了好脸,都快哭了。

    ant是国内新兴起的运动品牌,也是这一季《跑跑跑》的冠名商,ant方与lb集团有合作关系,要救旗下艺人穿公司产品达到推广效果。

    但宣雨显然看不上国产品牌,死活不肯穿。

    宣雨的经纪人钟晓峰笑着劝她:“宣宣,这是合约的一部分,就委屈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丑怎么穿啊?”

    宣雨咬着嘴唇不肯松口,宣雨的另一个助理何娜讲:“哎呀钟哥,你别逼宣宣了,我们宣宣只穿1万起步的巴黎知名和那几个品牌,还得是订制的,这种几百块的国产谁要穿啊,你就别逼她了。”

    钟晓峰笑一笑,眼神也有些不好看。

    我穿啊!

    拼多多九块九我都穿。

    都给我吧,我拿闲鱼上去卖。

    乔麦内心泪流满面,她摸摸身上的ant,心想哪丑了,这多好看,多朝气啊,穿上她都感觉自己青春了。

    何娜说完,故意看向乔麦,大声讲:“我们宣宣是富家千金,不像有些穷人,土包子,几百块的衣服都当个宝,穷酸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