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陆总的腰闪了,这两天卧床在家,天天板着脸不理人,哄他,他说你没爱心……

    中午,乔麦去了一趟超市,买了两斤排骨打算给陆总补补钙,这个身体吧,太娇贵了!她要不搞好事业,就这男人,她将来估计都养不起。

    乔麦边走边摇头,她回到家,竟然看到宣雨站在门口徘徊,样子焦急。宣雨穿的无袖白丝裙,长发披肩,戴着镶钻的发夹,打扮的好像一朵纯洁的小白花。

    乔麦眼睛一眯,顿时明白,这小白花是来跟她抢男人的。

    宣雨看到了她,她咬着嘴唇,表情别扭又很不甘心的样子,“英闻哥呢?我听说他几天没上班了,病了,他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他不在家吗?我按门铃没有人应。”

    “哦,他在家呢,就是开不了门。”

    乔麦笑眯眯:“他受了点伤起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宣雨脸一白,一下露了真情:“他怎么了!”

    乔麦装模作样地叹气:“唉,床上太浪,把腰给弄闪了呗,没事,歇几天就好。”

    宣雨反应了一会儿,才明白她说的‘床上太浪’是什么意思,她脸一下涨得血红。

    哟,还挺纯的。

    乔麦心想。

    宣雨盯着乔麦,眼睛都红了,死咬着嘴唇,恨极了她的样子,那种眼神嫉妒又怨恨,恨不得撕了乔麦一样。

    不好,这是恨上她了!

    乔麦反应极快,做人一定要保护好自己,她立刻苦笑,瞬间也红了眼,满脸‘苦涩’:“你别瞪我,我也是受害者,你以为陆总是跟我在床上浪闪了腰吗?不是,我也想知道家里垃圾桶里那个用过的避孕套是他跟哪个女人用的!”

    乔麦说着,猛地抽泣一声,死死咬着牙,一副要崩溃的样子。

    宣雨脸青白,一扭头踩着高跟鞋离开,钻进了车里,车子扬长而去,

    乔麦暗暗吁了口气,心想您可一定要信啊,别浪费了她的演技,她开门进屋。

    宣雨坐在车里,车子一拐弯她就控制不住情绪,捂着嘴哭了出来!车里还有助理,可是她控制不了自己,完全不管不顾,捂着脸大声哭!撕心裂肺!

    她一直暗恋陆英闻,暗恋了很多年,她是宣家的小公主,千娇万宠,她高傲不屑于表白,她一直等着陆英闻主动和宣家联姻,和她结婚!

    她一直等着做陆太太,一直一直等!可是他身边来来去去那么多女人,却从来不肯多看他一眼!

    乔麦进屋将排骨放到厨房,她洗了手上楼,陆总扒在床上看书,斜眼扫她一眼。

    小气男人,还在记恨她,不就是闪个腰,又不是闪了肾,至于嘛……

    “一会儿给你蒸排骨。”

    “刚有人按门铃,谁?”

    乔麦露出惊讶的表情,身手矫捷地跃上床:“我不知道啊?有人按门铃吗?我没看到人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也没有在意,有事找他的人自然会打他电话。

    乔麦坐床上给他按摩腰,目光朝下偷瞄他,嗯,他完全深信不疑,太好了!

    宣雨回到家,保姆打开门,她白着脸,脸上挂着泪痕,漂亮的妆都花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爸,宣父问。

    宣雨失魂落魄,也不理人,鼻子一抽就跑上楼了。

    宣父问儿子宣宇:“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宣宇叹气:“还能怎么,肯定又为了陆老四,她今天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去找陆英闻,肯定又是一片真心付诸东流了。”

    宣父便不高兴了:“陆家老四那个风流性子,身边一堆女人绯闻不断,我女儿才不稀罕嫁给他呢!”

    宣宇笑:“你不稀罕,小雨稀罕,行了,我去看看她,她这个性子也确实在命。”

    宣宇上楼去,他推门进了宣雨的房间,看到宣雨趴在床上哭,宣宇坐到床边,摸着她的头问:“怎么了?见到英闻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宣雨心里委屈,一下哭出声来:“我按门铃,他不给我开门,他是腰闪了,和别的女人在床上弄的。”

    宣宇听了也不奇怪,他们这种富家子弟平时应酬多,身边天天围一堆女人,哪个不花,免费送上门的哪个会男人拒绝。

    “是那个乔麦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宣雨哭得浑身发冷:“是别人!”她现在竟然在羡慕那些围在陆英闻身边的下贱女人,她心中羞愤,心里更加崩溃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陆英闻歇了一天,腰痛减轻了很多,晚上,乔麦在厨房挥刀展示自己的厨艺,他靠在床上看悬疑网剧,他接到了宣宇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在床上浪得过火,把腰都给玩闪了?”

    宣宇开口就打趣他,陆英闻嘴唇一抿,眼神变得冷酷:“谁跟你胡说八道?”

    “你正包的小明星乔麦亲口对我妹妹讲的,小雨今天去看你在门口遇到乔麦,乔麦说你把人带家里玩,是谁啊?还能比乔麦更美?”

    陆英闻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宣宇轻笑一声:“怎么,和乔麦才多久就腻了,你要是腻了不如给我玩玩,我倒是看中她了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脸上一片冰凉:“还有事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