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拍完电影,接下来乔麦有短暂的休假,她受捧是显而易见的,而且李导演对她赞不绝口,她的业务能力强也传开了,送到她手里的好本子很多,不过都是偶像剧。

    乔麦天天在家看剧本,5号这天国庆假装还没结束,乔麦竟然接到了顾清影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乔小姐,我们见个面吧。”

    乔麦张着嘴,哦了一声,挂了电话,她目光呆滞,难道顾清影是被人下降头了?

    乔麦低头看手中的剧本《给你500万离开我儿子》,她一瞪眼,张大嘴巴,心里头忽然兴奋,难道顾清影是要用钱羞辱她?

    靠,不知道她会给多少,500万吗?她现在身份水涨船高,500万有点少啊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小香居。

    顾清影与乔麦坐在角落安静的位置。

    顾清影的声音优雅清淡,眼眸犀利:“乔小姐,别在英闻身上浪费时间了,我们陆家不可能要你这样出身的人,离开他吧。”

    果然来了!

    乔麦心跳回速,急忙喝茶掩饰,心里激动死了,她会给她多少钱呢?

    顾清影讲:“否则,你的演绎事业就到头了。”

    顾清影淡淡地要挟。

    完了?

    乔麦呆了呆,这就完了,钱呢?靠,小说里果然都是骗人的,有钱人比穷人还抠!成天新闻里说这个富二代给网红买车买房买名牌包包,都是假的吧!

    乔麦不好直接开口要,太低级了,她手放在桌上,轻轻搓动起来。

    顾清影看到了,眼神顿时一冷,她嘴角扬了扬,难掩鄙视。

    她从包中取出支票,笔,写好了金额,推给乔麦。

    乔麦赶紧看金额,100万……

    顾清影姿态高傲:“等你离开了他,我会再给你100万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坐在车里,乔麦唰地举起支票,两眼放光,100万啊!离开了陆总,还有100万!

    晚上陆英闻回到家,他闻到菜香了,不由地一笑,虽然某人做饭手艺不怎么样,但一回家就能吃现成的,他心情还是不错。

    “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乔麦坐在沙发上回头。

    陆英闻看到她脸颊通红,他坐下问:“怎么了?发烧了?”

    不是,想钱想的,热血沸腾……

    乔麦嗖地从桌上拿起那张支票挡在脸上,眨巴眨巴眼睛看他:“你妈今天甩了100万支票,要我离开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所以你收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你眼中,还不值100万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缓缓地说,乔麦急忙摇头:“你妈说了,分了以后再给我100万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:“……”

    乔麦:“……我想出了一个办法,要不我们今天先分,拿到钱再复合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的表情相当的精彩:“……你真聪明。”

    乔麦洋洋得意:“反正你妈也没说一次性买断啊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捏她的下巴笑骂:“德性,别白日做梦了。”

    乔麦叹气,顿时有一种股票跌停的失落感,她讲:“还不让人做做梦啊,好了,钱给你了,反正是你妈的,我要来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将她抱到腿上:“你现在还缺这一百万?”

    乔麦叫:“缺啊,我天天缺着呢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抬起她的下巴,眼神隐隐透着危险:“要是她给你个几千万,你是不是就答应了?”

    乔麦淡定的答:“我觉着你妈不可能给我几千万的,我发现有钱人比穷人还抠,就这100万,还是我搓手指暗示来的,你妈一开始还想空手套白狼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扑哧喷笑,把她压在沙发上咬她,怎么这么逗呢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乔麦一早醒来就肚子痛,上厕所一看,内裤上有血渍,果然是大姨妈来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陆英闻在外头敲门问。

    乔麦喊:“我大姨妈来了,你帮我拿下卫生巾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应了一声,转身出门。

    乔麦拿了换洗衣服到卫生间,忽然反应过来,靠!卫生巾,领带——

    她狂奔回自己房间,踹开门喊:“别动!我自己拿!”

    晚了……

    陆英闻一手拿着包卫生巾,一手拿着刚抽出来的领带,乔麦脸腾地红了,一会儿又白了,一会儿又红了,站那第一次那么局促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把领带藏这里?”

    陆英闻抬手问,乔麦脸通红,她羞恼,冲上去夺了领带讲:“我就随手塞里的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提了提那包卫生巾:“压在底下,不是随手吧,干嘛藏起来?送给谁的?”

    陆英闻说着眼睛一眯,送给他的,根本不用藏,她要送给谁!韩修宁!?

    “没送给谁,我自己用的,我最近在看剧本,有剧本是女朋友帮男朋友打领带,我就买了条练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目光变冷:“……你不是会打吗?”

    他教的,她已经打得很熟练了。

    乔麦急了,鼻尖都冒出了汗:“我在练习花式打领带!”

    陆英闻顿了顿:“……怎么花式打?你要起飞啊?”

    乔麦心虚,她都不敢看他,她特别害怕他会看穿她的痴心妄想,她嘴唇抖动讲不出话来,退后了一步一咬牙讲:“这、这是我要送给男性朋友的,我怕你吃醋!”

    么的,她绿她自己行不行啊?

    陆英闻脸色瞬间可怕,他托起那条领导,抽下领带夹翻过来,忽然眼神一愣,眼神表情瞬间柔和下来,领带夹后面刻着他的名字,三个很小的字,清清楚楚,‘陆英闻’。

    陆英闻放下手,忽然上前将她搂到怀里:“送给我的,为什么撒谎?”

    乔麦鼻子一酸,么的,穷人谈个恋爱好心酸,她垂头讲:“领带是很私人的东西,我不知道该不该给你,就一直收着了,怕你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我身上还有哪点对你来说是私人的,不是都被你摸过了?”陆英闻在她耳边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