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从泰国到a市,4个小时的飞机,乔麦在飞机上一脸看破红尘,从头睡到尾。陆英闻什么也没说,就强行把她揪上飞机了。

    飞机到a市,已经28号0点了,乔麦在机场哈欠连天,挥手有气无力地跟男人祝贺:“陆总,生日快乐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的助理早就开车在机场外等了,助理将2人送回了家,乔麦心里特别的过意不去,一个劲儿跟人家道歉:“麻烦你了,大半夜的。”

    你家老板抽疯了,麻烦您一定要在梦里诅咒他一辈子是文温温的小叔子。

    关上门,乔麦靠着门,她丢了包,强撑着眼皮问男人:“你非要把我揪回来,有事要说吗?你不说我上去睡觉了,我困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书是我的,照片不是我放进去的,那句话也不是我写的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脸色很不好看,乔麦几乎想哀嚎:“大爷,就这一句话你在泰国不能说吗,飞了五个小时回家你就为了说这一句?”

    陆英闻拉着她上楼去了书房。

    “你拍视频时是多少号?”

    “7月26号啊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已经将电脑打开了,他坐在书桌前,乔麦突然有了精神,难道他真的是被冤枉的?

    靠,不是吧!

    陆英闻忽然将她坐到腿上坐着,手指快速输入登录密码进了电脑界面。

    乔麦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房间是有监控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!”

    靠,乔麦脸一下白了,幽幽地问:“那我的房间有没有监控?”她在他海报上画便便画绿帽子,不会也被监控拍下来了吧?变态啊!还有她洗澡,忘拿内衣裸奔出来——

    陆英闻扫她一眼,乔麦做贼心虚,脸通红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淡淡说:“大门到房门口的监控是每天开的,我的房间监控是手动开的,我离开家会打开监控,别的房间没有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目光一动,他记得,7月24号,老宅家里的保姆来他这边安排打扫过。

    监控都存在云盘里,能保存3个月,陆英闻打开7月24号的监控,挑了保姆来打扫的时间段,然后切进他的房间监控。

    “……!!”

    乔麦睁大眼睛,她激动的指着电脑屏幕上的监控叫:“我靠我靠,你哥!竟然是你哥啊!”

    监控里,清清楚楚地拍到了是陆英齐将照片夹书里,将那本书藏在了陆英闻的床底下!

    乔麦震惊了:“这年头,还有人喜欢绿自己的啊,你们家怎么会有这么个传统——”她一回头,看到男人脸色不对,急忙闭嘴。

    完了,完了,她冤枉了陆总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空气似乎都僵住了。

    在折磨人的寂静当中,乔麦手指捏着男人的领带,眼神娇媚,一点一点轻拽着朝上捏。

    “陆总,其实,我是想用韩修宁气你,想让你吃醋。”

    她真是个天才,这应变能力!

    陆英闻不紧不慢,眼神压迫感逼人:“哦?我怎么没感觉到,我看你挺想绿我的。”

    乔麦一抽鼻子:“你不知道,我每晚都在想你,梦里都是你,夜夜流泪到天明,你看到的,都是我在强颜欢笑。”

    她眼神一勾,适时地搂着男人的脖颈,偏头在他唇上轻吻了一下:“生日快乐。”

    “去睡觉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手握着她的腰,声音冷静。

    乔麦脸一红,心跳加速:“今晚就睡啊……”

    她没准备套子啊,不知道他准备了么,第一次哎,她紧张的心都快跳出来了。

    陆英闻:“自己上楼去洗澡睡觉。”

    乔麦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不拆她?

    可是她今晚很想拆他哎……

    关上书房的门,陆英闻重又坐回书桌前,他真是,太宠着她了,男人就不该心太软,目光落在监控画面上,他的脸陡然间又沉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早上,陆英闻起床去卫生间,回来突然瞄到门边多了一封信?

    他眼睛一眯,上前捡起来打开。

    信封上几个硕大的丑字:亲爱的陆总亲启。

    陆英闻面无表情地打开抽出里面的信,信纸上头赫然手写的三个大字:检讨书。

    他拿着检讨书坐回到床上看。

    检讨书:

    亲爱的陆总,我一夜辗转反侧,夜不能眠,心里非常的愧疚,又不忍心打扰安息的你。

    陆英闻:……

    如果不是了解她,他会以为她是成心的。

    我失眠了,心里愧疚难安,一晚上没有睡,流着悔恨的泪水给你写了这一封道歉信。

    你不知道当我在你床底下翻到那本书中照片时,看到照片后面的字,我有多么的伤心。

    我心都在滴血,呼拉呼拉的。

    我不敢问你,害怕会从你嘴里听到不爱我的话,所以我只能狼狈的逃避。

    在泰国,我每天白天强颜欢笑,只敢在梦里想你,在梦里流泪,每天早上起来,枕套都是湿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她不去当编剧真是可惜了,陆英闻面无表情地扔下信,忽然间听到又有动静了,他看到门缝里又塞进了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