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文温温出院了。

    她和陆英齐和顾清影夫妇住在陆宅中。

    陆英齐在后面拎着包,文温温站在陆宅门口,她抬头看着别墅,只感觉它像一座监狱,让她要窒息了。

    “妈,我们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陆英齐进屋放下包。

    顾清影优雅端庄地坐在客厅沙发上,朝他一笑,然后目光一扫:“怎么还自己拎东西,小赵呢?”

    小赵是司机。

    陆英齐笑一笑:“没事,又不重。”

    文温温怕这个婆婆,她上前垂着头喊妈,顾清影冷淡地点了下头:“病刚好,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文温温上楼,她关上门,眼泪一下流出来,她双手抱住头,心里憋屈的感觉快要疯掉了,她知道顾清影对她已经没有耐性了。

    她也不想继续这段折磨人的婚姻,可是离婚?她心里清楚,陆英闻不可能要她的,嫁不了陆英闻嫁给谁又有什么关系,何况她离婚了,也不可能再嫁的比陆英齐好。

    可是她心里就是不甘心,就是觉着煎熬折磨。

    文温温反锁上门,她打电话给她哥文晖:“哥,我让你查那个乔麦的事你查了吗?”

    文晖语气严肃:“你想干什么啊?你能不能省点心,你是陆英齐的老婆,你成天惦记小叔子你疯了!”

    文温温拉着脸:“我惦记什么了?我怕小叔子被人骗不行吗?你到底查到她的黑料没有。”

    文晖在那头深呼吸:“没有,她一点黑料都没有,家里虽然是农村的很穷但很清白,从小到大连男朋友都没有交过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文温温心里更气:“那她被谁包养过?潜规则过?”

    文晖:“没有,一个都没有,她要是被潜规则过也不至于到现在才火。”

    文温温根本不信,怎么可能?像乔麦这种又穷长得又美的女孩,怎么可能不拜金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公司开了新电影的剧本研讨会结束,乔麦准备回家,小张在门口拉着她,神神秘秘:“姐,有新情况。”

    乔麦瞳孔一震,急忙扭头:“陆总劈腿了?谁?”

    小张迟疑了一下:“……这个情况还在核实中,我想跟你说的是另一个情况,很重要,我们找个没人的地方说。”

    正好中午了,乔麦请小张到公司附近的小香居吃饭。

    乔麦一直紧张,刚坐下餐都没点她就急着问:“难道是《始祖大佬》的剧组要拖欠我的片酬,不给我钱了?”

    这事比陆总劈腿还重要!

    小张呆了呆:“……呃,不可能吧,我没听说啊。”

    乔麦悬着的心放了下来,只要不是钱的事,其他都不是事,哪怕陆总劈腿了,她掉几滴眼泪再换个男人就是了。

    小张左右看了一眼,小声讲:“我听人讲有人打算整你,到处在打听你的黑料。”

    乔麦心咯噔一下!

    小张担忧的昨晚都没睡好:“……姐,我知道,很多明星都有些不堪回首的往事,你,你要不去跟祁纪坦白吧,他会帮你处理的。”

    乔麦不安地搓动手,脸都白了。

    小张看到她的表情,心里更加的焦急悲凉,姐姐这表情,肯定是非常的不堪回首了。

    完了完了,乔麦心扑腾扑腾跳。

    她一直没跟经纪人坦白交过底,她有一些不堪回首的黑料。

    她小时候,去镇上桃园偷过桃,在地上捡了两个小青桃,被老太太拿着镰刀追了二里地,品德败坏,她小时候还学电视里的大侠想练轻功,从平房顶上跳下来,摔断了腿,智商残缺,她小时候,还、还骑过村里的大肥羊,虐待动物……

    乔麦手捂着额头,简直不敢再想下去。

    不行,她得找祁正南‘自首’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哥!”

    乔麦冲回公司,她急忙关上门。

    祁正南温和地看他,祁正南生得斯斯文文,将近四十,相貌儒雅,但手段狠辣。

    “哥。”

    乔麦站在他的办公桌面前,羞愧地开口:“是不是有人要挖我的黑料?”

    祁正南点头:“你知道了,小张倒是消息灵通,没事,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我担心死了!

    乔麦:“……哥,其实我对你有所保留了。”

    祁正南眼睛一眯,表情变得凝重:“仔细说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乔麦喝了口水润了润嗓子,继续说:“还有我上小学四年级,班里有个男生老是骚扰我,放学还跟踪我,我气得拿了抵门的棍抡了他,哥,我这算校园凌霸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祁正南端起第三杯咖啡,又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乔麦还要讲,祁正南抬手截住了她的话:“有没有被潜规则过,拍过不雅照之类的?”

    乔麦急忙挺直腰,心中骄傲:“这个真没有。”

    祁正南嗯了一声,推开咖啡杯子温温和和地说:“这样吧,你把你不堪入目的童年往事总结一下,写下来,交给我就行,我会看着着重处理。”

    乔麦松了口气,‘自首’完了她心里平静多了,她还是不放心:“哥,可能字有点多,你一定要好好看啊。”

    祁正南:“……嗯。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