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“姐。”

    小张关上门,把手里的衣服放床上,她嗖地从中抽出那条性感的吊带小红裙。

    小张骄傲地:“我把你战袍拿来了。”

    姐姐要去见陆总的过期前女友,怎么可以不光彩照人!

    乔麦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把搂住小张,猛竖大拇指:“不愧是我的人,正和我想一块儿去了,给你加奖金!”

    小张心花怒放。

    “加油啊姐。”

    小张叮嘱,拿了衣服过来就走了。

    乔麦精心打扮一番,艳光四射地下楼了,手上拎着高跟鞋,要下楼梯,她不敢穿脚上。

    陆英闻在楼下,一回头看到她,目光一下定住。

    乔麦眼里亮晶晶,怎么样,是不是美得他移不开眼!

    这条小红裙,不性感,是娇艳,裁剪贴身但不紧,她特意扎了丸子头,这样就加了几分青春气息,元气加娇艳,绝对美死人。

    “你要穿这样?”

    陆英闻盯着她的胸,抬眸缓缓问。

    乔麦装无辜,歪着头纯纯地看他:“啊,怎么了?不好看吗?”

    她就是故意的,文温温在住院,肯定面色憔悴,她要光彩照人的站在文温温面前,恶心死她,敢欺负她的男人,她恶心不死她!

    “好看,换一件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乔麦摸了下小红裙,不死心地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陆英闻缓缓讲:“你穿成这样,不亚于在别人葬礼上唱《今天是个好日子》,在别人的坟头蹦迪。”

    乔麦不忿了,戳自己的脸给他看:“你看看,你看看,我美成这样,我穿什么都像在别人葬礼上唱《今天是个好日子》在别人的坟头蹦迪,你这是歧视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:“……我怕你把她给气死了。”

    乔麦扑哧喷笑,她一甩头,挑了挑眉毛:“好吧,我去换一件气不死人的。”

    她要走,忽然被拽住,陆英闻握住她柔嫩的手讲:“还是穿着吧,走吧。”

    乔麦:“……”

    真是个变化无常的男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真的就乖巧就行?”

    站在医院走廊上,乔麦终于能摘掉口罩了,当个明星不容易,出门必须口罩加墨镜,穿得再美也得藏着。

    她不死心地再次问,心里不甘心呐:“陆总,我演技很好的,妖媚的,狂野的,嚣张的,我都行,你确定只要我笑不露齿就行?”

    陆英闻:“……乖巧就行,少说话。”

    发个烧还住vip病房,真矫情,乔麦在心里鄙视文温温。

    两人站在病房门口,还没有进门,就听到里面传来争吵声。

    “你多少吃一点,不吃饭怎么行呢?”

    陆英齐温柔地劝,捧着粥碗想要喂文温温,文温温坐在病床上,只觉着他烦死了!

    “我不吃!”

    “就吃一点,吃半碗好不好?”

    陆英齐勺了一勺粥送过去,文温温心里憋得难受,就想发火!她挥手就打翻了他手上的粥冲她吼:“我说了我不吃!你听不懂吗?”

    他烦死了!

    他整天在这里,她只想一个人静一静!

    陆英闻推门进屋,文温温看到是他,眼中有惊喜,很快又露出点慌张。

    他都听到了?

    待看到乔麦从陆英闻背后走出来,文温温顿时寒了脸。

    陆英齐蹲在地上收拾,瘦弱的样子很可怜,他回头看到乔麦也来了,顿时生气地抿紧了嘴唇。

    乔麦红裙雪肤,‘乖巧’地挽紧陆英闻,她娇滴滴:“大哥好,大嫂好,我听说嫂子病了,拉英闻过来看看,嫂子,你身体还好吧?脸色怎么这么花容憔悴啊,可不能不吃饭啊。”

    她一口一个嫂子,文温温听得脸色发青。

    小样,气死你,敢欺负我的男人,劈腿还这么嚣张,乔麦气死不人偿命,笑得甜美动人。

    陆英闻搂着她的肩上前,客气地问:“身体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文温温抿紧嘴唇不肯说话。

    乔麦露出‘担忧’的表情:“肯定不好啊,你看嫂子脸色这么差。”

    陆英齐去卫生间洗了手回来,他喊陆英闻:“英闻,你出来一下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握着乔麦的手,眼神警示:不准欺负人。

    乔麦接收到了:我一定欺负死她。

    陆英闻和陆英齐离开了病房。

    乔麦搬了张椅子‘乖巧’地坐着,漂亮的眼睛无辜地看着文温温。

    文温温心里压不住那股嫉恨的火,她扭头看乔麦,板着脸表情高傲:“乔小姐来看病人穿的这么漂亮,是向我示威的吗?”

    乔麦歪着头眼神天真无邪:“嫂子你在说什么啊?你是英闻的大嫂,我怎么可能向你示威啊,完全没必要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