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完了,全完了。

    这回铁定是要被分手了。

    乔麦开着车载陆英闻回去,她的心情已经完全是看破红尘四大皆空了。

    上次把陆总弄得流鼻血,这回把陆推踩到脱臼。

    除非陆总喜欢自虐,否则铁定要跟她分。

    前面红绿灯,乔麦停了车,她手指一下一下轻轻敲击着方向盘等绿灯,这回赵晴岚那个透视装该上位了,肯定要拽得裸奔了!

    乔麦挑了下眉毛,她扭头看陆英闻,好心劝他:“陆总,以后别总坐办公室,对身体不好,有空多运动运动,让你家保姆给你熬点大骨汤,钙片吃起来,我肯定你缺钙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两眼直视前方,托着还疼的左臂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乔麦叹气,忠言逆耳,她知道她这话不中听啊,她继续发动车子朝前开:“对了,陆总你知道吗?赵晴岚以前是小太妹啊,被包养过,还是何蓝雪好,人漂亮,温柔,还有才气。”

    乔麦偷瞄陆英闻,心里盘算个不停。

    她要把握最后的机会争取最大的利益想把赵晴岚打压上去,助何蓝雪上位。赵晴岚要是上位了那她的日子就难过了,赵晴岚是宣雨的狗腿子,何蓝雪人好不爱争,战斗力弱。

    陆总显然执迷不悟,冷着脸根本不理她。

    将人送到家,乔麦把车开到车库,她解开安全带,心里头松了口气:“到了陆总。”总算到了,不管怎么样她还是回家睡觉了,乱七八糟的事明天再说吧,都23点了。

    “陆总?”

    陆英闻坐着不动,乔麦又叫他一声,陆英闻面无表情地看她。

    乔麦在心里翻了个白眼,她凑过去给他解开安全带。

    真是个磨人的小娇夫,这架式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两条腿骨折了呢!

    乔麦下车过去给他打开车门。

    “陆总,请下车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这才下车,乔麦跟李莲英似的搀着他进屋。

    进了屋,乔麦关上门,陆英闻忽然上前一步两手按着门将她困在手臂间,两眼盯着她看。

    乔麦苦着脸:“陆总,咱爱惜下身体行吗?这时候你就不要再沉迷于我的美色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乔麦滑下身从他手臂中逃出,她捡起地上的率包,从里掏出画筒,她从里面倒出新的海报打开给他看。

    陆英闻:“……”

    海报上是她,独家的,绝美的,性感海报,她穿着吊带红裙,深v,领口因为动作半松,裙子在海风中飞扬,半露不露,雪白双腿修长笔直。

    乔麦把海报给他,体贴地说:“性感吧,给你打飞机用,打飞机比较安全。”

    特别适合你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陆英闻闭了闭眼睛:“……去上楼,写检讨。”

    乔麦啊?了一声,呆呆地看他。

    陆英闻声音绷得紧紧的:“还不去?”

    ……她再不走,他就把她绑起来打!!

    乔麦吃了一惊:“陆总,你不跟我分手啊?”

    靠,陆总这是不要命也要跟她恋啊!

    乔麦看陆总脸色不对,隐隐有发黑中毒的迹象,她急忙长话不说,赶紧拎着包往楼上去。

    跑到楼梯口,乔麦又折回来,她把地上的海报检起来,蹬鼻子上脸厚着脸皮问:“对了,陆总,你跟赵晴岚没一腿吧?”

    陆英闻全身散发着森冷的寒气,看都不看她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乔麦没再细问什么,拎着包扛着海报欢欢喜喜的上楼了。

    陆英闻托着手臂,他脸发青,手按到左肩捏了捏,他也想不通,他怎么会被她一脚,踩脱臼了……

    她灌铅的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怦地关上门,乔麦把包和海报丢床上,她展了展手臂,得意的双手一抹头。

    老板宁愿冒着生命危险也要跟她恋爱。

    她果然是魅力惊人。

    乔麦趴在桌子上写检讨,她天生写不来这玩意,一面写,一面百度抄句子。

    小张打电话来了,语速又快又疾:“姐,最新情报,赵晴岚在吹牛逼!她去陆总办公室的时候陆总根本不在,后来陆总回来了,她总共就在陆总房里呆了2分钟,2分钟!脱裤子时间都不够,陆总怎么可能是2分男!”

    乔麦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以前她也不信,现在她有点信了,太有可能了,陆总骨头都缺钙,那儿肯定也缺钙,2分钟太有可能了!不过这话她可不敢讲,她在医院说陆总豆腐渣工程真是太冲动了,这种话怎么能实说呢!

    对了,乔麦挂电话前问小张:“我让你找的赵晴岚的不雅照,你找到了吗?”

    小张兴奋地讲:“找到了,我跟你讲,赵晴岚的不雅照一堆,我马上发给你。”

    小张很快发来赵晴岚的照片,乔麦本着收拾赵晴岚的心思,结果翻下去,她看得面红耳赤,我去,这尺度也太大了,赵晴岚太会玩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12点多。

    乔麦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,她深吸了口气,一掀被子坐起来!

    不行,她心里装着事睡不着。

    她起身下床,悄悄去了隔壁陆英闻的房间,陆总了房门照例没有锁。

    这人真是太没有防备心的,不知道她想拱他啊。

    乔麦悄悄推门进屋,她蹑手蹑脚的走进屋里,陆英闻躺在床上,睡的正沉,左臂伸在被子外头,似乎是不舒服,脱臼了虽然接回去了但关节处应该还会肿痛吧。

    乔麦蹲在床边,她下巴压在床上,轻轻叹了声气看他,手悄悄地移过去,很小心的触了触他的手指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啊……”

    她小声讲。

    “其实,我真的很喜欢你……”

    她低低的又加了一句,很轻,似是说给自己听的。

    她垂下眼,露出一个苦笑,她其实很渣吧,撩着他,又不肯全心全意。

    她没有自信,她跟他差距摆在那里,她知道没有未来,她不敢全心投入。

    乔麦,你要努力啊,努力配得上他,不管将来有没有可能,你都要争取一把。

    乔麦轻轻吐了口气,她起身,轻轻吻陆英闻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晚安……”

    她又悄悄离开,小心关上门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清早,陆英闻坐在床上,盯着墙上新换的海报看,某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她性感的海报贴在他的墙上,正对着他的床头。

    门忽然开了,乔麦伸头进来,探头探脑的。

    看到他醒了,她握着勺子一挥,嘿嘿笑:“陆总,你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把海报换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