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“嗨,陆总,好久不见,越发英俊了啊。”

    乔麦背着背包,扎着高马尾,元气满满,戏精上身,粗着嗓音站门口跟陆英闻打招呼。

    陆英闻手一伸将她拽进屋。

    乔麦嘿嘿笑:“导演放我半天假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嗯了一声,表情有点冷淡,乔麦心里一串问号,他今天心情不好?

    那她的计划就更好展开了!

    她经过缜密的思考计划,已经想到了办法拿到陆总的真实尺寸,就是灌醉陆总!让他自己说!酒后吐真言。

    乔麦进屋,看到鞋柜上摆着一双小猫头的女式拖鞋,她顿时警觉!陆总不守男德了?勾三搭四了?她头顶已经绿了?

    “背的什么?”

    陆英闻站玄关门,他看到她背包露出一截画筒。

    “哦哦,送你礼物。”

    乔麦走到客厅,她放下背包取出画筒,陆英闻轻挑了下眉毛:“又是你独家的,绝美的,签名海报?”

    “还买一送一。”

    乔麦嘿嘿笑,从画筒里抽了海报,她唰地打开:“当当当当!看,是我和韩修文的双人唯美虐恋情深的海报!!”

    陆英闻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表情,相当的精彩。

    乔麦眼珠子滴溜溜,她就是故意的,让他挂着她和大帅哥的海报,天天看,时刻警惕着他,她是他还没有得到的女人!!

    结果——

    奶奶地,她送得太晚了,这才几天,陆总已经疑似劈腿了!

    陆英闻夺了海报,面无表情地卷起,收回画筒,随手丢到桌上。

    乔麦:……劈腿了,就连她的绝美海报都不放在眼里了?

    陆英闻盯着她漂亮的眼眸,缓缓问:“你是不是该跟我说点什么?”

    乔麦扭头深呼吸,知道了,不就是要她提分手吗,奶奶的,垃圾男人,劈腿了还要她自己滚!

    乔麦拿起背包,把画筒塞包里,唰地背上肩,一甩头发潇洒地说:“陆总,祝你和新人幸福,我会安静的离开,但是请你一定公私分明,一定要看到我的无可限量的商业价值。”

    乔麦怕他眼神不好,将自己精致到无可挑剔的漂亮脸蛋凑到他眼前:“看,看,多美啊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:“……”

    陆英闻慢条斯理:“谁说我要跟你分手?”

    不分手?乔麦呆了呆,脸色一下变了:“……陆总,劈腿劈得专一也是一种美德。”他还想一男二三女三人行!?

    陆英闻:“……谁跟你说我劈腿了?”

    乔麦抬起脚:“那这女式拖鞋是谁的?你妈的啊?”

    陆英闻:“……你穿着合脚吗?”

    乔麦放下脚:“刚好。”

    陆英闻:“这就是给你买的。”

    乔麦声音卡带,表情定格住:“……”我去,她怎么就没想到这鞋是给她自己的呢!

    “污蔑自己的男朋友,该怎么罚?”

    陆英闻上前一步,低头盯着她的眼眸,眼里淡淡的那种好整以暇。

    乔麦咽口水,嗖地从背包里掏出一瓶茅台:“我自罚三杯。”

    天助她也,她正愁怎么灌醉他!

    陆英闻轻挑了下眉毛: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乔麦拎着背包去餐厅,从包里一样一样拿出打包好的卤菜凉菜,她连下酒菜都带来了,计划的相当周详。

    陆英闻从洗手间洗手回来,乔麦热情地招呼他坐下:“来来来,陆总,我错了,我自罚一杯,亲自向你赔罪!”

    两人的位子上都摆着啤酒杯子,杯子里满满当当的一杯白酒。

    乔麦豪迈的端起杯子要一饮而尽,展示下自己的野性,陆英闻忽然开口:“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乔麦心一提,陆英闻修长的手伸过来,乔麦猛咽口水,陆英闻拿走了她的杯子轻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他压着嘴角抬眸:“你买的假酒?怎么跟水一样?”

    乔麦脸颊滚烫:……那就是水。

    要死了,她的奸计被识破了,不愧是陆总,眼也太毒了!

    陆英闻又端起自己的杯子,轻抿了一口,无言地看她:“怎么这杯是真的?”

    乔麦想死的心都有了,不过在死之前,她一定要睡到陆总,不然她死不瞑目!

    陆英闻重新拿来一个小号的杯子,亲自给她倒了一杯百分之百纯茅台。

    他端起杯子,笑她吃憋的表情,轻抿了口茅台讲:“你说的,自罚三杯,喝吧。”

    乔麦:“……”

    乔麦怀着无比悲壮的心情,赴死一般看了陆英闻最后一眼,端着杯子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陆英闻动作优雅,从从容容地给她再添一杯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