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2月里过年的时候,乔麦她妈一个劲儿的打电话催她回家,乔麦一直推说忙没有回去。她心里有数,她妈跟她哥知道她上电视了,不定以为她赚了多少钱,这是催她回去要钱呢。

    刚过完年,乔麦在家接到了游凤林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饭局?”

    听到游凤林喊她去赴《始祖大佬》投资商的饭局,乔麦心里咯噔一下:“不是吧,这么正经的剧也要陪投资商吃饭啊?”

    “哪部剧演员都得跟投资商搞好关系,海蓝会所,穿得漂亮一点。”

    乔麦挂了电话,她抓头发,心里憋火,她心里有数,去了肯定要陪吃陪喝陪笑,不然要她去干什么?现场展示演技啊。

    乔麦不放心,她又打电话给游凤林:“只是吃饭吧哥,你别坑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就吃顿饭,我也在你怕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有你我才怕呢,你不天天想卖我,我不去行不行我都签了女主了。”

    乔麦还是不想去,游凤林:“和制片人投资商吃饭的事以后经常会有,你要提前习惯。”

    乔麦叹气:“……好吧。”

    幸好现在是冬天,不用穿裙子,乔麦没特意打扮,她就穿的长裤,外面一件修身的大衣,去赴了饭局。

    饭局在晚上8点,乔麦到的最晚,一到会所她找到房间进去,她看到张进发也在,她心里咯噔的一下!

    张进发是有名的影视投资商,也是出名的好色,最喜欢潜新入行的新人,男女都潜,他五十多岁,天天玩身体早就被掏虚了,大肚子肿眼泡,一脸浮肿肾虚相。

    乔麦根本没想到张进发也会在,张进发不是《始祖大佬》的出品人。

    张进发怀里搂着一个年轻的女孩,才二十岁左右,青春漂亮,化着浓妆,一脸娇俏。乔麦认得女孩,她是一部大热网剧中的女配角。

    “哟,大美人来了,来晚了,罚三杯!”

    张进发一看到乔麦,眼睛亮着光,他推开怀里的女孩,然后让人换大杯,亲自给乔麦倒了3大玻璃杯的白酒。

    游凤林抽着烟伸手过来,笑着拍了下张进发的手:“张总,可不带这么欺负我们家新人的,她可不会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信,进这个圈子还有不会喝酒的,哈哈哈!”张进发哈哈大笑,脸上的肥肉一抖一抖,露出一口参差不齐的黄牙。

    游凤林笑眯眯:“你也知道我们陆总爱惜员工,就我们乔麦可招我们陆总喜欢了,陆总管的严。”

    游凤林故意把陆英闻拉出来挡枪,想替乔麦挡过去。

    张进发根本不吃这一套:“哎哟,就喝几杯酒,你们陆总要怪让他找我,小乔,我亲自给你倒的酒,茅台,可不能不给我面子啊。”

    张进发脸上挂着笑,眼神里已经有威胁的意思,谁敢不给他张进发面子他就整谁!

    乔麦就笑,假装一脸慌乱无措,游凤林还要拦,张进发忽然脸一沉:“小游,你在这圈子里这么多年了规矩都不懂了?”

    游凤林不说话了,他吸了口烟,冲乔麦抬了下下巴:“麦麦,张总都发话了可不能不给张总面子,喝了吧,张总今天来是想给你给开一部古装剧,大制作。”

    乔麦坐在桌边,她一直脸上带笑,心里紧张的发抖,手指都在颤抖,她从来没人跟说过,她不会喝酒,她从前就一群演脸都没出镜过,根本没有参加过饭局!

    这三杯酒喝下去,她不敢想会发生什么事。

    她看游凤林,心里根本不敢信他。

    张进发等得不耐烦了,他脸色已经很难看了,肥胖的手提夹着烟,不停地朝乔麦的脸上喷。

    乔麦灵激一动,她笑着讲:“张总,我喝,不过,这么大三杯你等我上个卫生间,回来再陪您喝成吗?”

    张进发斜眼看她,没吭声,眼中已经变得阴沉,一个新人,敢在他张进发面前拿乔!不识抬举,仗着有陆英闻就不把他当回事了!

    乔麦不管他高不高兴,她赶紧拿着包出门去,躲到卫生间她立刻打电话给陆英闻求助,现在能救她的只有他了!

    “靠!”

    乔麦咬紧嘴唇:“怎么不接电话!”

    她又打了好几个,陆英闻一直不接电话,然而她在卫生间已经磨蹭了快十分钟了。

    乔麦脸都白了,她想,要不跑吧,张进发可不是东西!他特别变态的那种!什么下三滥的手段都会用!乔麦一咬牙,心想妈的,大不了她不火了,大不了她不当明星了回去给面包店发传单,她才不要冒着被这老畜生迷jiān的风险喝什么酒!

    乔麦赶紧想要遁逃,这时候也别说什么看情商要足智多谋了!跟个老变态讲个毛的情商!

    乔麦就要跑路,在走廊上碰到了酒桌上的另一个张进发的朋友,硬是把她给拉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游凤林脸发红,眼神迷离,一身酒气,他喝多了,他冲乔麦笑:“过来,我刚替你喝了,现在你只要喝一杯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张进发这个人特别的难缠,然而又特别的有权势,他得罪不起,他刚才好话说尽,已经替乔麦喝了两大杯白酒。

    游凤林浑身轻飘飘,他已经喝醉了。

    “你喝醉了,我们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乔麦讲,她去拉游凤林,张进发喝了不少酒,往常他也不敢这样闹陆英闻手下的人,今天他酒气上头一把拽住乔麦拉扯借机揩油乱摸:“你今天不喝我们可不让你走。”

    说着屋里的几个喝得半醉的男人竟然围上去,一人按着乔麦,一人拿杯子,一群人笑哈哈地硬往乔麦嘴里灌酒!张进发的手在乔麦身上乱摸!

    游凤林急忙去拉。

    这帮有钱人平时也没这么疯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