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“怎么不听医生建议,就硬是办理出院了?”

    别墅玄关处,风南承的说话分贝,已经盖过了客厅电视剧的音量。

    风南熙被声音所吸引,猛然转过头去,只见大哥挺拔的腰板下,一身黑色西装靠着鞋柜而立,曾经历过的那些不好的事情,瞬间在脑海中闪过。

    她丢下遥控器光脚跑上前,整个人直接跳起来,紧搂住了他脖子,“大哥!”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摔下一次楼梯,怎么还不长记性,行动还莽莽撞撞的。”

    风南承下意识接住了她的腿,无奈的朝着沙发走了去,“满地乱跑鞋子也不穿,也不怕着凉了。女孩子家家的,还是暖和一点好。”

    他轻手轻脚的将风南熙放到了沙发上,自己也在身边坐下。

    风南熙还没等他开口,就已经感受到了阵阵凉意,显然来者不善啊……

    想着,她赶忙看向别处,“大哥整日忙着处理公司里面的事情,肯定还没顾上吃晚饭吧?我这就让阿姨去给你做点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瞎忙活了,你老老实实坐在这就成。”

    他松了松领带,认真的看着她,“我刚才刚从公司出来,去了趟医院。可护士说你已经出院了,但按主治医生的意见,你本来应该再观察两日的。”

    这还是风南熙时光倒退重生以来,风南承第一次出现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听白露说,她住院了之后,他可是不眠不休的一直守着她,直到前日,公司堆积的事物实在太多、项目不能再继续往后延了,他才勉强的离开。

    之后这几日,他便一直通宵在公司处理事情,困了就在办公室沙发上小憩一会。

    “不过是点小伤,早就好了。那些医生啊,最会吓唬人了。”

    她摆了摆手,一双美眸却始终集中在他身上,无法移开。

    “怎么,我脸上蹭什么东西了吗?”风南承混迹商场多年,这点眼色还是有的,“你一直直勾勾盯着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风南熙慌张收回视线,抿嘴低下头去,“没什么,就是有点想大哥了。”

    对她来说,他们的上一次见面,恍若前世,只是那些不堪的往事,仍旧历历在目而已。那些大屈辱,她应该永生难忘吧。

    但是,既然成奕扬车祸的事情都能阻止,那其他人她也一样能保护!

    前一世,她一直都是那个被捧在手心中宠着护着的人,却因为自己的愚蠢,给身边人接二连三带来大危机。而这一世,就由她来守护他们吧。

    风南承听到风南熙的话,非但没有半点感动,反倒是一阵打量。

    他双手环胸,无奈的看着她叹了口气,“说吧,又想让我帮你做什么事情了。还是又看中了哪个国外的高定,想来熊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没有,谁规定只有需要的时候,我才想大哥的。”

    这是她说得最有底气一回,“只不过在病床上的那几日,我仿佛经过了一个漫长的世纪。而且,我做了个又长又恐怖的梦,梦见你和二哥、还有妈咪他们,一个个的都离开了我。我很害怕。”

    “傻熙儿,都说了是梦。”伸手拉过风南熙,风南承语气柔和下来,轻拍她肩膀安抚她。

    “梦和现实都是相反的,再说,你可是我们风家的掌上明珠,我们宠着你都还来不及呢,怎么会离开你。不要胡思乱想,你这小脑袋里,少装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可话说至此,风南承却一阵内疚,“生日的事情也怪我,我安排的时候考虑不周。”

    “早知如此,我就不该准备含酒精的饮品。我该猜到你穿不惯高跟鞋,所以给你准备礼服时,搭配一双舒适的平底鞋。”

    风南熙连连摇头,吸了吸鼻子。

    果然,风南承还是那个风南承,恨不能将她给供起来、生怕她受到一定点伤害。每每她遇到事情,都会自责的觉得一切都是他的责任。

    “对了大哥,二哥那边……也挺忙的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南皓?倒也还算适应那边的生活。前两天来电话,还跟我打听你的情况,差一点就跑回来了。后来那边有急事没忙完、没抽开身,这才没回来。”

    风南熙听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没回来就好,没有回来的意思就好……

    她记得,她二哥出车祸的那次,就是在回国后的路上。她生日会事件后,第一次回国的时候。

    虽然说按照当时出事时间算,还有不短的日子,但成奕扬事件,时间上面就出现偏差了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还是防患于未然的好。时间回溯、她跟霍铭诺和林若若关系闹僵已经成了事实,事情发展会不会出现偏差,谁又能说得清?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不如以前那般每天围着霍铭诺后屁股转,风南熙闲下来,百无聊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