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不情不愿的解开安全带,风南熙伸手握住车门把手,却迟迟没下车。

    她转而看向旁边的人,咧开嘴角,“那可就说定了,等你有时间,我们两个一起去爬山。就去你说的那个南山。我倒是要看看,那的姻缘树是不是真如传说一般灵验。”

    是不是真的一次祈福后,他们两个相处起来,距离会迅速拉近。

    “不过是想到哪说到哪,不是一定要去这地方。”成奕扬竟莫名有点心虚了。

    “不,就去这个南山。我长这么大以来四处游玩,见过雾散的天池、见过永不会融化的雪山,见过令人向往的极光,偏偏从未努力的登上高点、看过日出。”

    尤其,是跟想要更进一步了解的人,“所以,就这么说定了,你腾出时间,记得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听着风南熙的话抿了抿嘴,成奕扬终于是嗯了声。

    见他同意了,风南熙这才拉开车门开心的下车,临走还不忘回头朝他招手,“谢谢你今天陪我去听演唱会,我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经过最近这段时间的接触,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明显缓和了不少。

    当真的用心去感受成奕扬对自己的好,风南熙才终于知道了,霍铭诺和他之间的差距,究竟有多大。如果她当初愿意用心去了解和感受他,是不是最后的结果不一样?

    感慨中转过身,她朝着别墅方向而去,却见别墅门虚掩着,有人偷偷的将头弹出来听。

    而那人见风南熙朝这边来了,又生怕被发现般慌张的缩回了头去。

    见此,风南熙无奈开口,叫住了门口的人,“妈咪,别躲了,我都看到你了。你这偷听的技术也太没有含金量了。离得远听不见不说,还容易被发现。”

    “妈咪也不是故意偷听的……”白露被说得不好意思,推开门走了出来,“妈咪就是看你这么晚还没回来,想着出来等等你,结果正赶上人家奕扬把你给送回来。妈咪也不好上前去打扰,所以就在后面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就在后面偷听了?”风南熙挑眉轻笑。

    白露连连摇头,走上前去,“没有,妈咪真的什么也没听到。妈咪可以跟你保证。不过,看到你们两个关系那么好的样子,妈咪也就放心多了。”

    她本来还挺担心的,担心风南熙之前说的那些,都是气话。

    尤其今日一大清早的,风老夫人还打过来电话,询问风南熙和成奕扬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妈咪,我已经是大人了,心里面都有数。所以,你就不要再瞎操心了,我自己知道应该怎么做。之前是我不懂事,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,但是现在不一样了,我真的已经长大了。”

    伸手轻抚风南熙的脸颊,白露连连点头,“是懂事多了,比你两个哥哥都让我省心。”

    “啊,对了,看我这记性,差点把正事都给忘了。”她一拍头,“你二哥来电话了,说国外那边的事情刚刚告一段落,能够暂时轻松一阵子了,所以过几天打算回来看看你。虽然时间还没定,但估计也就这几天吧。”

    “二哥要回来了?”这不是完了吗!

    风南熙的印象当中,二哥风南皓出事的日子,就在她回国的路上,都还没到家,就被霍铭诺和林若若那两个疯子给算计了!

    想到这,她面色瞬间凝重了起来。可是,也总不能不让人家回来了吧?

    白露看出了她的严肃,“怎么了?你之前不是一直吵着嚷着说想二哥了,现在二哥要回来了,你怎么一点都不高兴?该不会,平日里又偷偷溜进你二哥的房间去搞破坏了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当然没有了!”风南熙连连摇头,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再有两个月多月就是二哥的生日了,所以我就在想着,二哥这次回来,能待那么长时间吗?如果不能的话,那岂不是生日又不能在家过了?”

    她灵机一动,伸手挎住白露的胳膊,“妈,二哥要是再来电话,你劝一劝二哥,让他晚些日子再回来,把手里的事情都忙完了。这样到时候过生日,就可以在家一起过了。不然,生日都要在国外一个人,多孤单啊。”

    她现在也真是没有其他的办法了,只能尽可能的往后拖延时间。

    看样子,她揪出霍铭诺和林若若把柄、然后彻底斩草除根的进度,要加快了。可是最近这几日,他们两个各自被家里面教训和看管着都异常安生,她总不能去主动招惹他们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