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风南熙转头看向病房门口,来人正是林若若,她身后还跟着脸色阴沉的霍铭诺。

    林若若红着眼眶走到她的床边,低垂着头,泪水酝酿了片刻,便滑落脸颊,模样倒是可怜,不禁让人想要揽在怀里安慰。

    她的手不由得握得紧紧的,前世种种涌上心头,花了好大的力气才忍住,没有当场掐死这两个人渣。

    不能这么轻易就揭穿他们,她要在不知不觉中,让他们的结局比她上辈子还要惨!

    林若若这个高级绿茶,境界可算是登峰造极了。

    果然,林若若刚抬手抹眼泪,她身后的霍铭诺便拍了拍她的肩膀,黑眸里一抹心疼的神色划过。

    “南熙,你终于醒了,都怪我不好,没有及时拉住你。”她的声音惊喜又自责,哭的梨花带雨,我见犹怜。

    风南熙看着林若若的表演,低头讽刺的勾了勾唇角,脸上却是着急无措的神色:“若若,我怎么会怪你,昨天都是我自己不小心才从楼梯摔下来的,你别自责。”

    林若若盯着风南熙,细细的分析着她的表情,发现似乎真的没有责怪她的意思,这才破涕为笑,但风南熙却没有错过她刚刚眼睛里一闪而过的得意与鄙视。

    “嗯,等你好了,我和铭诺哥再给你补办一个生日宴会。到时候请上陈少,李少,好好陪你玩个够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好养伤,别总是让在乎你的人担心。”霍铭诺看着她皱了皱眉,别过头去勉强开口。

    上一世就是这样,林若若和霍铭诺一唱一和的,她因霍铭诺的一句假意的关心,高兴得找不着北,甚至觉得自己这一摔摔得太值,完全忘了当时她从楼上摔下去时,林若若好像推了她一下。

    “谢谢霍少提醒,我晓得的。”

    风南熙神色平静的开口应道,语气中的疏离却比一脸冷漠的霍铭诺还要再多上几分。

    她前世怎么就看不出来,眼前的男人对她哪有半分的在乎,他是装都不屑装。

    “南熙,你怎么了?为什么对铭诺哥如此见外……”林若若疑惑,风南熙今天似乎有些不一样,换作平时的她,见到霍铭诺早就扑上去献殷勤了,哪会像现在这样冷淡还似乎带着几分不屑。

    “我是有未婚夫的人,还是要懂得避嫌的,也别因为我损了霍少的名声。”

    林若若听了她的话,一双杏眼瞪得滚圆,像是见了鬼一样的看着风南熙。

    “南熙,你是摔糊涂了吗,你不是最讨厌成奕扬的吗?成奕扬是个阴险狡诈,阴晴不定的大魔王,他那里有铭诺哥好,你别犯傻啊!”

    因为过于震惊风南熙的改变,林若若将心里的话脱口而出了,完全没有顾及到此时这间病房里面还有白露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林小姐!成白两家的婚约是我和南熙的奶奶亲自为她定下的,你现在这话的意思是说,我和她奶奶识人不清,推南熙入火坑?”

    在林若若两人进来后,一直未出声的白露,此刻脸色阴沉下来,厉声质问起林若若来。

    这个林若若,开口就是说担心南熙,可是一进来也不问问情况,反而一直在旁边嚼舌头。想来自家女儿如此抵触这场联姻,这里面有不少林若若的功劳。

    “白阿姨,我没有那个意思……”林若若惊觉过来,连忙慌张的摆手否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