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听到秦家老三的解释,秦正刚差点没被气死:“混蛋!你这个混蛋!你对秦华做出那样的事……大家对你有看法是很正常的……你要是好好认错,好好表现,大家还是会原谅你的,但是你却没有想过认错,也没想过好好表现,反而是直接背叛了秦家,投靠了吴家,还把药膏的配方交给了吴家,你这是想让秦家灭亡啊,我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你啊!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怪我,我只有献出药膏的配方,吴家才会真正的重视我,而且吴家已经答应让我担任吴氏集团的副董事长,专门负责管理药膏生产和销售,年薪三千万,还有一大笔奖金,比在秦家强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混蛋,你这个混蛋!”

    “大哥,听我一句劝吧,老老实实的投降吧,不要再挣扎了,秦家注定要被吴家吞掉的,你现在主动投降,吴家还会善待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我宁可拼个鱼死网破,也不会投降的!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这是何必呢?俗话说的好,识时务者为俊杰,明明知道会输,为什么还要抗争下去?就为了所谓的骨气吗?骨气能当饭吃吗?你应该向我学习,该低头就低头,不要在乎什么骨气和尊严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个人没有了骨气和尊严,就变成了一条狗,一条只会摇尾乞怜、胡乱咬人的疯狗,就比如你这样的!你就是一条疯狗!秦老三,你给我等着,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会为自己的固执付出代价的,秦家最终也会毁在你手里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算把秦家毁掉,也不会便宜吴家的!”秦正刚吼道。

    这时话筒里传出吴大忠的声音:“秦正刚,你就是一个不知好歹的东西,给你脸不要脸,你不肯投降是吧?那就走着瞧好了,最多一年的时间,我就会让秦家灰飞烟灭。”威胁完以后,吴大忠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秦正刚把话筒摔在桌子上,气的暴跳如雷:“可恶!可恨!卑鄙无耻!啊……气死我了,气死我了!”

    “爸,你别生气,事情并不是太糟糕。”秦芳安慰道:“就算吴家真的生产出来了药膏,也很难和我们竞争,要知道经过多年的宣传,秦家的药膏已经深入人心,广大消费者会第一时间选择购买秦家的药膏,而且我们可以起诉吴家偷窃配方,然后再让媒体大肆宣传,让广大消费者都看清楚吴家的丑恶嘴脸。”

    “没你想的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秦正刚苦笑着摇摇头:“秦家的药膏是深入人心了,在同等价位的情况下,广大消费者肯定会优先选择秦家的药膏,但是……吴家要是降低价格呢?和我们打价格战呢?又或者吴家搞一些促销的活动呢?”

    “你肯定会说,我们也可以降价促销啊?秦家的财力远远不如吴家,一旦打起了价格战,最后输的肯定是秦家,而且会输的很惨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你说起诉吴家偷窃配方,找媒体曝光,都是没用的,吴家有很多办法把事情压下来。”

    秦正刚的经验要比秦芳丰富的多,能够看到未来发生的情况。

    听完父亲的话,秦芳急了:“就没办法抵抗了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