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张天奇目光冰冷的盯着秦华:“知道我为什么认定你是凶手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秦华刚想说话,就被张天奇给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在你触摸尸骨的时候,我从尸骨上感受到了一股极其强烈的怨气,尸骨为什么对你有这么强烈的怨气?只有一个理由,你是凶手。”张天奇一字一句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……”秦华脸色苍白,身体不停的颤抖:“我不是凶手……我没有杀人……你为什么要诬陷我……我哪里得罪你了……”秦华转头看向秦正刚,一脸的委屈:“家主,你要为我做主啊,你是了解我的,我平日里连一只鸡都不敢杀,怎么可能会去杀人呢?”

    秦正刚皱起了眉头:“天奇,你肯定是搞错了,秦华不可能是凶手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搞错的。”张天奇十分肯定的说道:“凶手就是眼前这个女人!绝对不会有错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秦家主,你不要忘了,尸骨是我发现的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秦正刚愣住了,他听明白了张天奇的意思,尸骨埋在祠堂内这么多年,一直没有人发现,最后却被张天奇给发现了,足以说明张天奇能力不凡了,再说了,张天奇和秦华是第一次见面,两人之间没有仇怨,张天奇也没理由去诬陷秦华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秦正刚心里产生了一丝怀疑,他转头看向脸色发白的秦华:“秦华!你跟我说实话!三弟的小儿子到底是不是你杀的?”

    “家主!你也怀疑我吗?”秦华委屈极了,哭泣道:“我没有杀人!我真的没有杀人!”说到这里,秦华停顿了一下:“杀人总要有动机吧?我和三哥的孩子无冤无仇,我为什么要杀他?”

    对啊?杀人是要有动机的!

    如果秦华真的是凶手,那秦华杀人的动机是什么?

    秦正刚想破了脑袋,也想不出秦华有杀三弟小儿子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秦家主,我有法子可以测试出秦华是不是凶手。”张天奇突然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秦正刚急忙追问:“什么法子?”

    张天奇看着伤心流泪的秦华,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我会一种催眠术,不管是谁,只要被我催眠了,问什么说什么,而且说的都是实话。”

    “催眠术?”秦正刚愣了一下:“你打算对秦华使用催眠术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张天奇朝秦华走了过去,冷声说道:“你如果真的问心无愧,那你敢不敢让我催眠?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秦华一口拒绝:“我不会让你催眠的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拒绝?”张天奇嘴角泛起一丝冷笑:“你心虚了?”

    “我又没杀人,为什么要心虚?”秦华气呼呼的说道: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,我如果让你催眠了,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。”张天奇摆摆手:“我只问关于杀人的事,其他事不会问,你不用担心会泄露什么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我不相信你!”秦华恶狠狠的瞪着张天奇,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?你要这样跟我过不去?”

    张天奇转头看向秦正刚:“秦家主,你看到了吧?秦华不敢让我催眠,她这时心虚了。”

    “家主……你不要听他胡说。”秦华急了:“我不让他催眠,并不是心虚……而是怕他乱问……”

    “秦华啊,你不要太激动。”秦正刚安慰道:“为了证明你的清白,还是让天奇对你进行催眠吧,我会在旁边盯着的,不会让天奇乱问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家主……你怎么帮着外人啊……我和你才是一家人啊……”